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手游
新科技女孩张子枫: 我选择不设限的未来
发布时间:2019-08-12
 

新科技女孩张子枫,成为了让自己开心的开新嘉人。而对成人世界的新生活,她也已经交出了一份漂亮的申请书。

 

黑色漆皮夹克CLUT STUDIO

墨镜GENTLE MONSTER × ALEXANDER WANG


未来可期,这四个字于张子枫而言倒不像是一种憧憬,反而多了几分笃定。这个十七岁的女孩已经给成人世界交出了一份漂亮的申请书:八岁时饰演《唐山大地震》中的“小方登”,绝望委屈都是真的;《唐人街探案》中化身神秘少女思诺,一个邪恶的笑令银幕前的观众怕到发抖;《小别离》、《快把我哥带走》又让你相信,她就是你身边那种温暖可爱又有点小脾气的普通女孩。


当你认为她的实力足以让她在这条路上走的惬意自在时,她却告诉你,没准儿,对未来别设限。


拼色人造皮草大衣 PUSH BUTTON

黑色漆皮长裤 MAJE

墨镜 GENTLE MONSTER

白色短靴 COAGMENT

耳饰 BEAUTON

 

“哇,好严肃”,这是张子枫对导演岩井俊二的第一印象。演完《快把我哥带走》,张子枫本想休息一段时间,却接到了来自《你好,之华》的邀请,要她去和导演聊聊。她也没搞太清楚就跑去了,到了之后便和大家随便地聊着天。岩井俊二坐在角落里,几乎没什么话,全程都很沉默,“他会在旁边默默观察你,像是有一个自己的小世界。”聊完了,戏就敲定了。开始拍戏的时候,导演的手法也特别,自然光,举着一台小斯坦尼康,一直跟着她走,像是也给她营造了一个小世界,在那个小世界的范畴里岩井俊二给了张子枫无限自由,她怎么演都可以。


黑色漆皮夹克 CALVIN KLEIN JEANS

耳环 RECTO


初次接触到小之华这个角色,张子枫跑去知乎网站上提问,“亲姐妹之间是否会有一边融洽相处夸赞对方,一边也会有小嫉妒的情况?”这个角色身上存在着一种相悖的情绪,既因为自己的姐姐而自豪,同时也因为姐姐而自卑,羡慕中总是夹杂了几分嫉妒。她也和饰演成年之华的周迅去探讨,人物感情的分寸应该把控到什么程度才不会破坏她的设定。


最终张子枫把自己还原到青春的纯粹里,站在一个孩子的角度去理解了另一个孩子,“大家都说一个小孩怎么可能有这么多复杂的情绪,但其实你知道,在那个年纪有很多东西就是那样,乱乱的,你也说不清。”


玫红色羽绒大衣 MONCLER PIERPAOLO PICCIOLI

黑色漆皮夹克 CALVIN KLEIN JEANS

黑色皮质阔腿裤 EENK

耳饰 RECTO

红色短靴 PUSH BUTTOM


因为小之华的角色,张子枫入围第55届金马奖最佳女配角。听到这个消息时,她激动开心了一分钟,突然又严肃下来,跟自己说,“不行,以后的戏更是要好好演。”六年前,在第21届金鸡百花电影节,年纪最小的张子枫获得了“最佳新人奖”的荣誉,当记者问道,“你知道这个奖杯对未来的重量吗?”张子枫回答,“我不太清楚这个奖杯的重量,不过它真的好重啊。”如今回想起上一次得奖,她还是觉得“奖杯好重”,至于其他的,她总是很佛系的,觉得随缘就好了。


黑色短款连帽衫 AFTERPRAY

渔夫帽 USED FUTURE


张子枫不怎么愿意叫自己“演员”,只说是个“演戏的”。喜欢演戏是她的初心,如今越来越在意这件事儿,压力多了,用这样的称呼就是想“随意点儿”。


前一阵子,有位前辈邀请她写一篇自述,主题是“演员的幸福感”,她听的怪愣的。她想到的是一种孤独:作为演员,每当脱离了日夜相伴的角色,以自己的外壳去面对生活,总觉得失去了丰富,生活空荡荡的,好像做了很多事情,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做。


她问自己,难道真的是这样吗?好像也不是。


前段时间拍电影,有一场戏需要演奏一段四手连弹的曲子,张子枫捡起了小时候弃学过好几次的钢琴。她给自己的房间里放了一架琴,起床了过去弹一弹,刷完牙再过去弹一弹,吃完早饭回到房间再弹一弹,然后又去大学的琴房里上课。这一次她发现自己没那么烦这件事,反而找到好多乐趣。“演戏的”张子枫觉得,这就是这件事儿的幸福感。

 

金属银色夹克 MAJE

银色印花长外套 CLUT STUDIO

针织套头衫 CALVIN KLEIN JEANS

耳环 RECTO


看起来特别乖巧的张子枫,在朋友眼中是个脑回路有些奇怪的女孩。


她有点宅,喜欢待在家里看书看电影。最近她批量地读《新知》杂志,翻到一本讲“人为什么好斗”主题的,佛系的她觉得特好玩。因为拍摄《你好,之华》,她看了好多小众的日本电影,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就是想搞清楚他们电影有哪些分类。一定要她出门,她就自己跑去爬香山。


一个人赶上北京的早高峰,先挤公交,又坐了地铁,爬到中途发现自己选了最陡最难走的一条路,头顶上一辆一辆缆车依次经过,特别无望,就给妈妈打会儿视频,接着往上爬。爬到山顶根本没力气欣赏风景,觉得“我得走了”,就立刻买了缆车票下山。问她“怎么会想到一个人一个人去爬香山”,她说“不知道,我就是会有这样子的事情”,然后自己乐呵呵的。


天蓝色羽绒服 MSGM BY HAN STYLE 

黑色漆皮夹克 CLUT STUDIO

银色百褶裙  RECTO

荧光绿袜子 USED FUTURE

高跟凉鞋 STUART WEITZMAN

墨镜 GENTLE MONSTER × ALEXANDER WANG


没事儿的时候她喜欢坐公交,到处晃晃悠悠地观察每一个人的生活。前一阵子她回到北京,抽空去坐公交,天色有点暗下来,她开着窗户看外面,和一个骑着电动车的大叔目光对到,对方像是认出了她,但也就只是淡淡地看着。她觉得这个画面特别有戏剧性,像是两个老朋友慢慢地看着彼此,车却开得好快,“挺有意思的”。


少女萨冈写过,“自由自在地思想,自由自在地瞎想,自由自在地少想,自由自在地选择我自己的生活。” 作为“一块可塑的面团”,张子枫拒绝了一切成长的模版,就在这样的充满魔法的盒子里,自在地选择成为了她自己。之于未来,一定可期。


关于未来的Q&A

 

M.C.:有幻想过人类未来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吗?

张子枫:因为拍戏的缘故,我好像已经提前感受到了。我跟郭涛老师拍过一部片子,叫《欲念游戏》,整个设定就是还蛮未来感的。秘密访客里包馄饨的戏,现场所有的厨具都是超智能化的。水可以自动过滤、垃圾桶可以手控、冰箱里有一个超大屏幕、燃气的火苗不会烫到人,都蛮神奇的。我觉得未来的生活除了有这些新事物的注入,经典的东西还是会被保留下来,过去和未来这两条线一直并存往前走,在这过程中会有更新的发明像支流一样汇合到这条线上。

 

M.C.: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科技在生活中开始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张子枫:科技在生活中无处不在。我之前去朋友家,看到她买了一台智能音响,她经常会和自己的音响说话,要它播放音乐,它就真的开始放歌。之前在酒店里还遇到过一个机器人,我当时和它乘坐同一台电梯,它跟我说“你挡到我的路了”,你就觉得好像真的有一个生命在里面,特别可爱!后来我就一路跟它聊天。我们家也有一个扫地机器人,每次打扫的时候一直转圈,我家的猫就疯狂追着扫地机器人跑。

 

M.C.:你会通过什么样的方式了解新的科技产品?有什么有趣的发现吗?

张子枫:我好像是看着科技在一点一点地变化。我记得以前我妈妈的手机还是翻盖的,没想到后来电脑能做的事情都可以缩小在手机上完成了。小时候刚来北京,在鼓楼那边,我妈妈给我买了第一个属于自己的小游戏机,后来有了NDS,有了PSP,昨天在淘宝上看到还有这类游戏机,已经改进更新了很多,就觉得蛮有意思。


科技的进步之于张子枫,似乎更像是她的一段成长履历,从小时候的老式游戏机、厚重的电脑到如今的AI、VR设备,每一个智能物件都见证着时代的进步,科技的发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