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手游
为了还债入赘豪门,生活过得却比皇帝还要爽...
发布时间:2019-11-26
 

我爹妈是烂赌鬼,家里面的钱都被赌光了,没钱赌就去借,借高利贷,至少欠了上百万,眼瞅着还不上,这俩人就跑了。

就在我快要被逼债的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认识的一个大哥给我指了一条出路,有一个贼有钱的漂亮寡妇招上门女婿。

那女人结婚过三次,第一个丈夫,活了三年,第二个丈夫活了两年,第三个丈夫,活了一年……

我要是过去的话,就是第四个丈夫。

噗……

我当时差点儿一口口水喷出来,好家伙,那我要是过去了,能活几年,半年?

难道说那个女人那方面的需求就那么旺盛,一个个丈夫都精尽人亡了?

就算是咱身子骨壮实,估计也撑不住吧。

那个大哥给我留下了一张电话号码。

然后跟我说,那些放贷的人他知道,为了要债,这些人啥事儿都干的出来。

之前听说有个人欠了他们钱不还,过了几天在郊外的一个树林里面被发现。

死了。

肾被摘走了。

我可不想哪天在垃圾堆上看到你的尸体!

拳头不由自主的紧握起来,做上门女婿虽然有点儿丢人,但是最起码还是能活下去的吧?

犹豫着,我拨通了那个号码:“喂?请问……”

“是要来应征的吗,你叫什么名字?”电话那边,是一个清冷的声音。

“那个,我叫杨辰……”

“今天夜里九点,到市区天籁酒吧,过时不候。”那个女人丢下了一句话之后,就挂断了电话,我甚至都没能多说几个字儿。

虽然电话打出去了,但是心里面那种窝囊耻辱的感觉却是越来越浓烈,心里面有些憋闷的慌,在旁边便利店里面买了一瓶白酒,昂头就往嘴巴里面灌。

辛辣的酒水划过喉咙,火辣辣的疼,肚子里面是热气在翻滚。

眼睛感觉有些酸酸的,被自己最亲的人出卖,那种滋味真的很难受,对于未来会怎样,心里也是莫名的恐惧,心里面就好像缺了一大块,空空的。

我们这里是县城,还得去市里。

从来没到过市里面,没办法打了一个出租车,结果还遇到了一个黑车,将我丢在一个地方之后,就跑了。

看了一眼四周,荒凉的巷道,哪儿有酒吧的影子。

看到前面有一个小门,我就走过去,准备推开门看有没有人问一下那个酒吧究竟在哪儿,眼瞅着已经快到约定的时间了。

就在我刚刚推开门的时候,耳朵里面就听到了一个尖锐的声音。

救命啊……呜……

听起来好像是个女人的声音吧?发生啥事儿了?

稍微侧了一下脑袋,只看到里面是装修的相当奢华的走廊,三个男人抓着一个女人,冲着里面一个小房间里面拖过去,那个女人的嘴巴已经被堵住,头发散乱。

女人有着一张瓜子脸,灯光下朦朦胧胧的,看起来好像仙女儿一样漂亮,明亮的眸子里面满是恐惧,穿着一条白色的裙子,裙子已经被撩开,黑色裤袜下的身材展现出来了一个完美的弧度,纤细的双腿在丝袜之下,显得越发的修长。

好一个标致性感的美人儿啊,尤其是那黑色连裤袜下面的大腿连接处,好看到了极点。

单薄的丝袜下面,隐隐约约透露着肌肤的颜色,那种画面才是这个世界上最诱人的美妙风景。

好吧,我承认自己是个变态,我特么喜欢黑丝。

而眼前这一个女人,身材纤细高挑,腿型臀型全都没得挑,高档丝袜散发出来的那种些微的光泽,更是完全契合了我心中某种略微显得有些病态的冲动。

我感觉自己的眼睛都快直了。

话说这也太刺激了吧,还是说大城市里面就是这么一个风格?

我几乎恨不得冲上去,用我自己来替换那几个家伙。

但是……我是一個正人君子,强上美女这种事儿,听起来是挺刺激的,但是真要我干,我还是干不出来的。

我就連忙从後面跟了过去,到了门口才發現这裡是女厕所。

那三個男人一看到我跟过来,脸色顿時变了,看起来非常的凶狠。

“他妈的,看什么看,滚……”其中一個男人冲着我嚷嚷道。

“喂,你们想干啥,再不住手我報警了。”我皱着眉头说道,刚来这個城市我不想惹麻烦。

報警?

那三個男人笑了,其中一個狞笑着冲着我走过来。

另外两個,则是依旧拽着那個女人,完全无视我这边的威胁,刺啦一声,撕開了女人身上的裙子,雪白的bra下面露出了细腻的肌肤,女人被堵着嘴巴,發出了呜呜呜的声音。

至于另一個小子,则是冲到了我面前,抬脚就踹在我肚子上,一脚将我踹翻在地上。

“報警?報你大爷,找死啊你?”那個家伙一边打,一边骂着。

身子倒在地上,挣扎着要爬起来,我眼角的余光能看到就在厕所的墙壁上,女人的双手已经被一個男人给抓住,另一個男人,则是一手撩起了女人的裙子,粗糙的巴掌在女人那雪白的娇嫩肌肤上面抚弄着。

女人是满脸的恐惧,眼神当中几乎是绝望,两条眼泪顺着眼角滚落下来。

女人的目光,在看着我,在那眼神当中,居然还有一抹担心。

那個女人,是在担心我,担心我受到伤害?好像是想要让我快跑?

想我杨辰这一辈子,摊上一对人渣爹妈,高二辍學,跟着道上的混子大哥混,打架斗殴收保护费,不管是谁看到我都是满脸的恶心,犹如一条丧家犬般活着。

可是現在,居然被别人担心了,还是一個女人?

第一次有女人担心我……他妈了個逼的,今天这女人,老子还非救定了!

身子猛然之间转过去,灯光下那一個模样,看起来就是一头野兽,脸孔都扭曲在一起。

整個身子更是瞬间扑了过去,一把扣住这個男人的脖子,手臂上的肌肉几乎瞬间發力,呼的一声,男人的身子直接被我给拽着,脸孔冲着旁边的墙壁就砸了过去。

砰!

沉闷的声音,我脸孔直接跟墙壁来了一個亲密接触,牙齿都不知道砸断了几颗,嘴巴裡面鼻孔裡面大股的鲜血不断的往下流。

另外一边那两個男人,已经一把扯掉了女人的bra,胸前雪白的肌肤立马跳了出来,拦都拦不住。

女人尖叫着想要阻拦,但是被旁边一個男人一巴掌甩过去,脸上顿時几根鲜紅的手指印。

就在这時,那两個男人發現自己的小弟被打,脸色顿時扭曲起来。

“我草拟嗎,敢打我小弟。”一個男人唰的一下从腰上抽出来了一把弹簧刀冲着我扑过来。

“小心……”那個女人突然尖叫了一声,倒也算得上是有良心。

不过没关系,这個家伙动作不慢,老子的动作更快,就在这家伙刚扑到我面前的時候,身子陡然间歪了一下,刀子几乎是擦着我的肩膀划过,右手闪电般伸出一把抓住这家伙的手腕,轻轻一抖,那一把弹簧刀直接被我给抢了过来,顺势一刀直接捅在了这家伙的大腿上。

鲜血喷在掌心。

强烈的刺痛,让这個男人的身子也佝偻在一起,瑟瑟發抖。

老子干不过那些黑涩会,难道还干不过你们几個小混混不成?

我看向最後一個人,轻啐了一口:“他妈的,给老子滚。”

那個小弟,明显已经被吓坏了,大约是没想到我这么一個醉鬼居然这么牛逼,根本不敢在这儿停留,拉起自己两個兄弟,連滚帶爬的滚蛋了。

然後我转身看了一眼那個女人,喉头不由自主的蠕动了一下,只看到現在这個女人,衣衫凌乱,胸前的衣服被撕破,bra挂在肩膀上,胸部和大片肌肤都露在外面,随着女人心中的恐惧和喘息的声音颤动,中间是一条深深的沟壑,那一种模样,能轻易的撩拨起来男人心中最彻底的欲望,当時我的一张脸顿時涨得通紅,立马就出現了一些反应。

那女人明显对我的模样有些害怕,身子缩了一下,下意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散乱的长發和衣服。

我摇了摇头,可惜,好戏看不到了,那美腿也被裙子盖住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喂……”那個女人突然叫住我,声音清脆悦耳。

“干啥?”

“你……”那個女人似乎有些犹豫。

“你有啥事儿,不说就算了,我要走了。”我挠着头掩饰自己的尴尬。

女人终于鼓起了勇氣,抬起头看着我,一字一顿的说出了一句让我瞠目结舌的话。

“你,想不想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