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金融
世界最大飞机首航即剧终,“世界最大”果然是个魔咒?
发布时间:2020-02-14
 

至少在20世纪,很多被冠以“最大”、“最强”之名的飞机、船只都没什么好结果,比如当年最豪华的泰坦尼克号,首航即沉没,被冠以大英帝国海军明珠的胡德号,在第一次正经海战(欺负法国人港口里的舰队那不叫本事那叫败人品)就被击沉,被冠以世界最大飞行器的H4,草草收场好歹进了博物馆,被称为世界最大传统构型船舶的海洋巨人号几经转手还被击沉过,一生不顺。

世界最大飞机首航即剧终,“世界最大”果然是个魔咒?

保罗艾伦与其设想的模型

去年10月,微软联合创始人保罗艾伦去世,作为一个“有理想的土豪”,艾伦以个人财力推进了一些至少短期内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经济收益的项目,比如组织船队满世界搜寻二战沉船,比如制造了“平流层发射”这个世界最大飞机(但是由于是双体机,所以翼展属性先天占有优势,因此以翼展评价其为世界最大很多传统单体机其实是不服的)。。。。但是如果推进者离世,这种“强推”的项目往往会“人亡政息”。

世界最大飞机首航即剧终,“世界最大”果然是个魔咒?

不久前首飞的“平流层发射”

保罗的“平流层发射”其实原本也不算是毫无经济价值。众所周知,受技术水平限制,当代火箭的载荷其实还比较有限,与科幻中动辄几千几万几十万吨的载重量有极大差距,总体而言现代航天技术在载荷领域的成本性价比还很低。发射火箭希望获得更大的速度与更小的阻力以提高载重能力。因此在地面上各国想到的办法就是的尽量在低纬度地区发射火箭。同时,出现了类似航天飞机乃至现在的SPACEX这样的“多次利用”方案以降低成本。

世界最大飞机首航即剧终,“世界最大”果然是个魔咒?

整体方案

近些年随着各类多次利用火箭技术的推广以及航天飞机的退役,似乎这已经成为了唯一的道路,但是在20年前,还有很多“脑洞设计”,比如既然大气层是火箭发射燃料消耗最大的部分,那么我们能不能把火箭带到平流层发射节约燃料?在当年的“低成本遨游太空”比赛中,那个双体的在两个机身中间外挂火箭的方案成为了“平流层发射”的原型。而更早可以追溯到苏联试图用安-225在高空发射火箭——但是显然,双机身外挂式的设计整体比传统飞机从背上发射或者类似C-5在机舱内“拖曳”发射火箭要容易的多。

世界最大飞机首航即剧终,“世界最大”果然是个魔咒?

当年的白骑士2号,中间是一个可分离的太空舱

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罗是受到白骑士系列航天器的影响,试图将这个想法变成现实——要想载荷够大飞机得够大,于是“同温层发射”一步一步走向现实。但是另一方面,多次利用火箭的出现,使得“同温层发射”的前景变得不容乐观(之前小编的理解出现了偏差,以为二者是互补关系,在此更正)甚至在保罗艾伦刚去世的时候,还没有首飞的“同温层发射”是否还有机会首飞也成为了一个疑问。

世界最大飞机首航即剧终,“世界最大”果然是个魔咒?

最终还是飞起来了

当“同温层发射”最终起飞的时候,恐怕他的命运已经注定,这次首飞,或者也许未来会继续存在的几次飞行,也只是保罗艾伦的家人和团队在以这种方式纪念保罗艾伦。而到了5月30日,正式消息传出——保罗艾伦的这家公司已经关闭,正在逐步进行清算与停止运营,或许这架飞机会成为某个博物馆中的展品,甚至有可能被美国军方租用进行某些特种测试,避免“飞了一次就拆解”的厄运,但这架飞机原先被寄予的厚望,就此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