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金融
【小说】 刺心 第五十章
发布时间:2019-09-10
 

点击关注月恋花,置顶或星标公众号


欢迎分享自己的故事,无论是快乐还是悲伤,是幸福还是忧愁,这里,有我们静静的陪伴与衷心的祝福。

于是微信:cdyushi

投稿信箱:yushi.me@163.com


第一章   第二章   小说 | 刺心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九章


50

(紫依篇)因为爱 成全与给予


彤在九月诞下一个健康漂亮的女婴,我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地。孩子的大名爷爷还没有想好,倒由萌贝拉先取了个小名叫sara,sara是我们每个人的小公主。

 

因为她的降临,父母带着萌贝拉又回到中国过春节。萌贝拉早已大学毕业,在她父亲的公司从基础做起,现已升到中层。她个性的短发已被飘飘长发代替,曾经年少的顽劣已荡然无存。几年不见,叛逆少女已蜕变成一个成熟美丽的知性女子。

 

 

虽然我害怕面对彤,但我却找不出不去和父母团圆的理由。春节假期,我带着复杂的心情回到XX市,坚持住在紫辰以前的房子里,因为忙于应酬,偶尔回去陪伴双亲。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父母日渐老去,而我却无能为力,心里除了愧疚,也没办法尽更多的孝心。每次父母提及我,言词间总有不满,紫辰便尽力宽慰二老,为我开脱。

 

我感觉彤也和我怀有同样的情绪,竭力回避着我。

 

sara已快半岁,初为人母的彤像是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了孩子的身上,如果她脸上淡淡笑意不是伪装,她现在的生活似乎有了我所希望她能拥有的幸福的影子。

 

属于我们的爱情过去了,哪怕心中的爱还在,像块烙印深深印刻在彼此内心深处,就算不承认,可它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但我们的纠葛还是结束了。

 

曾经相爱的两个人,一个成了弟媳,一个成了孩子的姑妈,就算爱永不消失,但我知道,从今后,我与彤之间,永无法跨越那道伦常的沟壑。

 

我努力让自己内心宁静,表面无痕。

 


难得团聚的日子里,我抱着sara逗乐,和紫辰闲然谈论一些时事要闻。彤的话少了很多,她终日保持平淡的笑容,偶尔会用弟媳的身份恭敬地向我征询一些生活上的安排。

 

我们彼此都微笑着,竭力向对方或身边的人传达一种信息——我其实很好,我真的很好,不用担心。

 

我随紫辰的身份改称赵蓉为姨,赵蓉接受得开心而自然。

 

我和她之间并无太多交流,但我仍能感到赵蓉对我的歉疚与深切的关怀,她惦记着我的胃病,一再地给我推荐老中医,叮嘱我及时去诊治。

 

彤现在对我刻意地少过问了,赵蓉反对我呵护备至,像是要急于对我做出一些补偿,仿佛只有这样就能抚慰我这几年坎坷的际遇。我的磨难又与她何干?她不过是个善良的女人,虽然本真,并不糊涂。在我与彤平静相处的表像背面,她早已读懂成全与给予。

 

 

春节期间,家里仍有许多的宴请,父母难得回国,回来后和老亲老友兴致勃勃互相走动。陈伯伯也邀了父母去他家叙旧,点名让我做陪。

 

陈子健已调回国内工作,但人在京都,仍无法侍奉双亲在侧,他带着爱人孩子赶在春节回来看望,力劝父母随他去北京生活,无奈故土难离。

 

陈伯伯一直关心我的境况,暗地里为我费了不少心思,他始终认为我当初的决定不是一个明智之举。我的现职任期一年后将满,就算重干回副市长也是吃亏的。以我的能力和政绩,如果我当初副市长任上不出差错的话,这次换届当上常务副市长是顺理成章的事,我却浪费了五、六年的时间,让我有想法和准备,吸取以前的教训,希望我在以后从政的道路上尽量少走弯路。

 

 

虽然春节气息未尽,但工作电话却一个接一个,我不得不提前结束假期。

 

见我时间紧迫,母亲催我去见陈伯伯给我介绍的对象。那人叫刘洪原,是位口碑不错的检察长。多年前我们在干部学习班里曾同窗,彼此不算陌生。我也认识他的前妻,是省话剧团有名的话剧演员,可惜患子宫癌去世好几年了。

 

我和刘洪原虽没碰过面,但陈伯伯牵线后,还是通过几次电话。我对婚姻并无打算,但我对他本人却并不排斥。

 

为遂父母心意,我答应刘洪原的邀请去看话剧。剧终散场,从金沙剧院一级级大理石阶走下,薄薄的春雪疏疏落落扑了一地,刘洪原善解人意地伸手扶我,即不显得过于亲密,也不使人觉得生疏。

 

他应该是个情感细腻的人,懂得分寸,懂得照顾别人的感受,如果我的人生一定要有一个归宿的,他倒真是个不错的人选。

 

一路上我们聊得比较投机。有小孩缠着买花,他毫不犹豫地掏钱就买,我想让他别破费,一大捧散发着芬芳的玫瑰已递了过来。他微笑的眼神让我一怔,想起了很久以前,也是这样一个飘雪的夜晚,有个抱着满怀玫瑰的女孩,同样如此喜悦。

 

我心隐隐作痛,一个时光的轮回已过去,那个美好记忆里的幸福夜晚,已成海市蜃楼的回忆。

 

我望着路上车河失神,拥塞依旧,长长的车河闪烁成梦幻的河流,在人心上缓缓流淌,让人孤独,让人摇晃。


我想我是真的该靠岸了吧,如果我依旧飘零,河对面一颗心又如何能安营扎寨?

 

 

我走之前,田玉冬来看我,她一直为自己当初的“身份”耿耿于怀,希望我不要对她有芥蒂。

 

她拎着一大堆价值不菲的礼物上门,倒让我觉得有些生分。我责备她:“小田,你这样做就真的见外了,以前在单位里我是领导,现在在家里,我就是个姐姐,你走这样的形式,我可不高兴了。”

 

小田何等冰雪聪明,我们之间不用更多言语,就已恢复了昔日的默契。她不再说客套话了,却试探我的口气:“以后我还跟着您行不行?”

 

我笑:“行啊,那明天就收拾行李跟我去M县。”小田不依了:“看您,又跟我装糊涂了。”她伏过身来低声撒赖道:“现在都在传,上面准备提拔您老人家,不管换届后您做副市长还是常务副市长,都把我要过去给您当秘书好不好?”

 

她的话让我不置可否,但这话也并不是空穴来风,市委组织部已找我谈过话。


无论我是有意还是无意,我本人反而还不如旁人那么热衷自己仕途的升迁。

 

随其自然吧,让该来的来,该去的去——

 

 

计划的五年重建期限未到,M县的重建工程已提前全部完成。

 

广场上新落成的抗震救灾纪念碑前,红褐色的浮雕诠释了一幕幕悲壮场景。艳亮的彩绸缓缓波浪般从碑身滑下,为这个饱受灾难之苦的小城重建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顺眼看去,新修的楼房整齐排列,宽阔的街道人与车熙来攘往。

 

在援建方大力支持下,小城提前了城乡一体化建设的步伐,县百分之八十的人都集中到了城里生活,新修的住房与绿化带让小城足足扩大了两倍。随着高速公路的贯通,大大缩短了小城与外界的距离,外地商家如雨后春笋般涌入,为这个一度封闭的小城带来了重未有过的新鲜血液。

 

我不久之后,也将无所遗憾地离开这个承载我五年心血的第二故乡。

 

 

还没来得及回去,我却迎来了一个噩耗,噩耗来得如此悴然,残忍得让人无法接受——

 

一个温馨的黄昏,饭后愉快的散步,由于严思怡歇斯底里的疯狂,所有的平静都被无情的撕个粉碎。

 

贾云峰因贩毒判刑入狱,深受刺激的严思怡迷失了,她偏执地怨恨紫辰的“抛弃”,怨恨彤的“掠夺”,失去心智的她将车疯狂地撞向了她所谓的“生活毁灭者”。

 

为了保护彤和孩子,生死攸关的瞬间紫辰毫不迟疑地把生的希望留给了彤和孩子,自己迎接了致命的撞击……Sara在妈妈的拼死保护下略受轻伤,彤当场昏迷,生死未卜————


(未完待续)


- 作者 -

温柔三分,女,70后,一个爱文艺的老会计。著有长篇百合小说《刺心》、《柔情似水》。


月  恋  花


讲述与聆听我们自己的故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