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疾病
王洪文的贤妻,去监狱与他一起庆贺结婚纪念日
发布时间:2020-02-09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免费订阅!

王洪文的贤妻,去监狱与他一起庆贺结婚纪念日

注:本文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平台立场,仅供读者参考,著作权属归原创者所有。我们分享此文出于传播更多资讯之目的。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谢谢!

1992年8月5日,《人民日报》刊登了新华社发自北京的一则电讯: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王洪文因患肝病,于1992年8月3日在北京病亡,终年58岁。

与当初的无限风光相比,死讯十分简略,犹如一台大戏草草收场。

王洪文是“四人帮”集团中最年轻的成员,原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政治局常委,于1976年10月6日在中南海怀仁堂被抓捕。1981年1月25日,王洪文被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作为文革中造反起家的人物,王洪文经历了火箭式提拔,先是从上海国棉十七厂一名普通保卫干事升任上海市革委副主任,后升任中央委员,接着又在毛泽东支持下进入中央政治局,并当选政治局常委,而此时的王洪文年仅38岁。

王洪文与毛泽东、周恩来在中共十大上

然而,政坛上的踌躇满志很快烟消云散。在被抓捕后的十几年里,王洪文一直在监管或牢狱中度过,直到病逝。

从1966年6月12日贴出轰动全厂的大字报《剥开画皮看真相》,到出任“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司令,再到制造有10多万人参加、围攻中共上海市委的“康平路事件”,可以清楚地看出,王洪文在政治上是不甘寂寞的。

可是,对政治权力的渴求和追逐只给他带来一场短暂的奢华,梦醒之后,一无所有。

造反和担任高官时的王洪文未曾意识到,属于他的幸福原本就在身边,那就是他的结发妻子崔根娣,一个善良贤惠、普普通通的上海女子。

年轻时的崔根娣

崔根娣出生于工人家庭,与王洪文同在上海国棉十七厂工作,是一名工人。她同王洪文育有一女两子,长女王亚萍,长子王亚军,次子王亚民。

“四人帮”倒台后,很多人编故事,说王洪文和样板戏《杜鹃山》中党代表柯湘的扮演者、著名京剧演员杨春霞关系暧昧,在当时社会上流传甚广。不过,曾经担任王洪文秘书的廖祖康说,这都是没有根据的民间传闻,“纯属捕风捉影”。

多年后,杨春霞本人对此也坚决否认:“绝对没有那回事!我和王洪文只握过一次手,从未说过一句话。”

杨春霞在《杜鹃山》中扮演柯湘

事实上,王洪文和崔根娣感情很好,不过,王洪文确实曾经提出过离婚。对此,有人说,是因为王洪文地位变了,看不上结发妻子。这或许有一点道理,但是,结合后来发生的事情看,王洪文提出离婚恐怕还有其它考虑。

或许是意识到什么,1976年10月5日下午,王洪文让廖祖康将儿子带回上海交给崔根娣,说:“在我们老家有一句话,叫做‘宁跟要饭的娘,不跟做官的爹’,何况我这顶乌纱帽说不定哪天就被人家摘掉了,到那时我不是做官,而是要坐牢。”接着王洪文又写了一张条子交给廖祖康说:“你到管理处借500块钱给根娣带去,你告诉她,我离婚也是为了她好。”

廖祖康如实把王洪文的话转达给崔根娣,没想到崔根娣很平静,说:“他的好意我明白,只要把孩子给我,我会答应离婚。从今后他做他的官,我做我的工,各人走各人的路。”

10月6日晚8时,王洪文被抓捕,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当面向他宣读了中央的决定。

王洪文从权力顶峰跌落下来,可是,崔根娣从没提过离婚的事,之前王洪文提出的离婚一事似乎从未发生过。

在王洪文被关进秦城监狱后,每年国庆节这一天,崔根娣都会带着孩子们从上海赶到北京探监,因为这一天是她与王洪文的结婚纪念日。

有领导曾找崔根娣谈过话,大意是让她不要再与王洪文这个“人民的敌人”有任何关系,可是,崔根娣的回答却十分坚决:“王洪文犯了罪,你们怎么判我不管,可是我不离婚。他还年轻,又是苦出身,我要等他。”

崔根娣说王洪文是苦出身,是指王洪文小时候因家贫给地主家放过猪。

不管王洪文当初提出离婚出于何种缘由,若是听到妻子这番质朴真诚的话语,他那颗曾经为追逐权力而不顾一切的心,是否会感到刺痛和懊悔?

王洪文是家中长子,二弟王洪武和四弟王洪全在家乡务农,二弟王洪双当过兵,转业后在陕西省武功县当工人,妹妹王洪兰在吉林市,是一名家庭妇女。王洪文位居高位时,家里人并没沾他多少光,可是,弟妹都很尊重他这位大哥。1980年,四兄妹获准去秦城监狱探望王洪文,王洪文没多讲,只是嘱咐他们好好劳动,照顾好母亲。

崔根娣的善良,很大程度上体现在她和王洪文兄妹的关系上。在王洪文去世后,她仍然把自己看成四兄妹的大嫂,和他们保持着家人的关系。

在王洪文被关押期间,她多次给王洪文的弟弟和妹妹写信,还多次从上海千里迢迢到吉林看望他们。对她来说,这似乎是代替王洪文去家乡看望亲人。

每次回东北,崔根娣都是从上海乘火车到长春,再从长春到吉林市,先在王洪兰家住些日子,然后再回长春市西新乡。那时交通条件不好,从西新乡到王洪文老家开源村还没有通车,崔根娣只能步行,三四公里的土路要走一个多小时。

1995年夏天,在王洪文去世三周年时,崔根娣再次回到丈夫的老家,先后在吉林市、百家屯、开源村共住了3个月。在开源村,崔根娣就住在王洪武家的西屋里,她自己把凌乱的屋子打扫打扫就住下了。

虽然崔根娣从小在上海长大,但是她从不娇惯自己,朴实得如同一个农家女子,不怕蚊子咬,不怕苍蝇多,与王洪武的妻子很谈得来。吃饭时,王洪武家吃什么她就跟着吃什么,只是不吃没做熟的菜。有时,她还亲自动手和王洪武的妻子一起做饭。

虽然大哥不在了,但是,在王洪武兄妹眼中,崔根娣还是他们的大嫂。

崔根娣虽然没有较高文化,但是却懂得教育子女的重要性,在王洪文被关押判刑后,独自担负起抚养和教育孩子的重任。现在,三个子女都在上海过着普通人的生活,或工作,或经商,每个人都小有成就。已逾8旬的崔根娣学习了音乐、绘画等,平时有时间还会跳舞、打麻将,日子过得轻松惬意。

王洪文火化后,骨灰盒一直放在崔根娣的家中,她不想把它埋了,因为她想陪着自己的丈夫。

31岁那年,王洪文在贴在上海国棉十七厂医务室旁边的那张大字报上第一个签名,5个月后他策划的“康平路事件”成为全国大规模武斗的开端;32岁时,他凭着“工人造反领袖”的身份进入上海市领导班子,成为上海市革委副主任;34岁时,他在中共九大上进入中央委员会,成为建国后最年轻的中央委员;38岁时,他在中共十大上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并出任中央委员会副主席,正式成为毛泽东的接班人。

这一切令世人眼花缭乱,甚至令王洪文自己也始料不及,他在后来交代问题时曾说自己有两个“想不到”:第一个“想不到”是自己的青云直上,官运亨通,第二个“想不到”是转眼即被抓捕,沦为阶下囚。

王洪文的经历让人不由想起清末的红顶商人胡雪岩,尽管二人秉性不同,不可相提并论,但是就经历而言,都是在经过大贵之后,又回归到两手空空,如同电视剧《胡雪岩》大结局时的那段旁白:“显赫一时的一代豪商胡雪岩终又一贫如洗,他曾经拥有的万贯家财和浮华一生,都没能给后人留下敬慕与向往,倒是他精心创下的胡庆余堂,至今仍以其‘戒欺’和‘真不二价’的优良传统,矗立在杭州河坊街上……”

而王洪文曾经追求的权力,在繁华一时后,给他带来的也只是牢狱之灾,而他曾经想离掉的结发妻子崔根娣,不仅把他的三个子女抚养成人,并且在艰难的日子里用真情抚慰他的亲人,又在他过世后陪伴他,让他的灵魂有一个栖息之地。

或许,在王洪文活着的时候,每年国庆节,妻子去监狱与他一起庆贺结婚纪念日时,他就已经明白了,这一生究竟什么才是自己真正的幸福,无奈造化弄人,贤妻就在眼前,而往日却遥不可追了。

王洪文的贤妻,去监狱与他一起庆贺结婚纪念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