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疾病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发布时间:2020-02-08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前文回顾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三)——横贯黔西,从北盘江到坝陵河


D4

2019年3月14日

半夜四点,被鸡叫和饥饿惊醒,此后就一直半梦半醒,迷迷糊糊。一向瞌睡很好的我不知为何在这次旅途中睡得极差,梦里全是无人机坠机的惊魂画面。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收拾行李,发动车子出发。外面下着不小的雨,让人心里也一阵冰凉。虽说无人机并非完全不能在雨天使用,但损坏的风险也会随之陡增。

更重要的是,出不了好的片儿了。看来昨天的那抹阳光已经是贵州对我极大的恩赐,今天又回归常态。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尽管如此,旅途还是要继续。做好一无所得的心理准备,我离开清镇市,向着今天三座大桥中的第一座——纳界河铁路桥驶去。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纳界河大桥坐落于清镇市和黔西县交界处的流长苗族乡水淹冲村,距离住处不过1个半小时的车程。它是此行唯一一座铁路桥,也是唯一的一座拱桥。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没有导航,我只能跟着卫星地图在大山中艰难穿行。越接近终点路就越烂,最后变成了满是泥浆和碎石的越野路段。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这显然是小吉干的活,糟糕的路况让飞度的底盘和悬挂发出哀鸣。如果它能够表达情绪的话,估计会把我揍一顿吧。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终于,几经周折,我抵达了目的地。这里有一块大空地,同样是之前施工留下的遗迹,从这里可以清晰地眺望纳界河大桥这座优美的拱桥。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纳界河大桥是贵州省林织铁路(林歹至织金)上的一座关键性桥梁,采用上承式提篮钢拱桥结构。它最醒目的部分就是跨度为352米的钢拱肋,其所有部件由缆索吊机起吊后拼装完成。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纳界河大桥自2016年开通至今,就始终占据着世界第一高铁路桥的宝座,其桥面距离桥下原始水面高达310米。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纳界河峡谷也是一条典型的喀斯特峡谷,与落基山U字形冰川峡谷和川西的V字形切削峡谷造型完全不同。河流千百年来的温柔侵蚀让两岸的苍灰色的石灰崖壁完全垂直于河面,幽深而宁静。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虽然这座桥名字叫做“纳界河大桥”,但它下方流淌的其实是乌江的两大支流之一——三岔河,与第一天拍摄的抵母河大桥相同。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从正上方俯瞰,河水如同镜面一般毫无波澜。云层在水中投下倒影,仿佛那里存在一条银河。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拍完航拍镜头,我发现桥上居然有人在通行。于是我也跟随着当地村民钻过围栏上的大洞,行走在大桥之上(危险行为,请勿效仿)。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沿着铁轨旁边的石板路,我慢慢往桥中央走去,脚下就是300米多深的纳界河谷。这些石板并不牢固,偶尔踩在一块松动的石板上,咕咚一声闷响,心脏也随之一跳。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小心翼翼地走到桥中间,闲置了很久的相机终于发挥了作用。在这个高度与视角下,最终效果与航拍相差无几。眼前的风景如同是放大了无数倍的盆景,非常壮观。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只是这高度实在有点吓人,操作无人机航拍是一回事,自己走又是另一回事。虽然我没有恐高症,但心里依然有些发怵。我想起昨天在坝陵河大桥上蹦极的人,实在是佩服佩服。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由于上桥耽误了时间,等我回到车上时已经12点了。我随便吃了点干粮,便出发向下一个目标——鸭池河大桥进发。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鸭池河大桥所在的新店镇位于纳界河的下游,距离不过40多公里,1个小时的车程便可以抵达。途中穿过油菜花盛开的田野,可惜天气不给力,不然又是一派灿烂的春日景象。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不久,便到达了鸭池河大桥所在的新店镇鸭池河老街。这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小镇,山坡上开满了油菜花和梨花,红砖砌成的老房子掩映其中,如在云端。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鸭池河,即乌江干流在贵州中部的名称,也是黔西县与清镇市的界河。“鸭池河”起源于彝语“欧茨液”,“欧茨”是当地彝族的家族名,“液”在彝语里意为水,于是河以人名,流传至今。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乌江的北支流六冲河与南支流三岔河在化屋基汇流,成为鸭池河流经此地。华电集团的东风电站大坝将鸭池河阻断抬高,从而形成了东风湖,鸭池河大桥便横跨在这水库之上。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比起上午的烂路,前往鸭池河大桥的路就好走多了。人们倚着水库修建了公园,可以在此乘坐游船游览东风湖与鸭池河大桥。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而我则沿着旁边的山路一直前行,直接开到了桥墩下面。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只有当你站在这粗大的桥墩下面,才能感受到大桥的雄伟与震撼。注意画面左下角停着的小飞,就如同迷你玩具车一般毫不起眼。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鸭池河大桥堪称此行之中最美的一座桥梁,通体大红,跨过碧蓝的乌江水,连接着两岸灰色的大山。两岸高耸着的H型索架如同红绸,如同火炬,充满着革命激情,与下方的“东风”水库相得益彰。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贵黔高速鸭池河大桥竣工于2016年,高度434米(修建水库前的原始河面),世界排名第五,在斜拉桥中排名第二。其主跨为800米,是世界上最大跨径的钢桁梁斜拉桥。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如此规模宏大、难度极高的工程,从开工到完成仅仅用了3年时间。曾经遥不可及的高山天堑,如今却成为了建设者们不断探索实践的舞台,成就着中国“基建狂魔”的响亮名号。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我在这里驻足了许久,看着那些施工留下的,荒草丛生的遗址,不禁感慨劳动者们才是最伟大的存在。他们完成了如此伟大的工程,然后默默地离开,没有留下姓名。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所以,我之所以会拍下这些,记录下这些,是希望后人们在赞叹这些伟大工程的同时,也能铭记这些挥洒汗水的幕后英雄们。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感慨一番,驱车继续前行。穿过这座迷你版的鸭池河老桥,便进入了黔西县境内。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站在山坡上回望鸭池河小镇,它堪称此行最大的惊喜。高耸的岩壁,蜿蜒的鸭池河,梨花与油菜花盛开的山坡,这个景象将会长久而深刻地铭记在我的脑海里。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一路上坡,翻过垭口,我又奔驰在大山深处。我沿着连接黔西县与织金县的老路前往此行最后一座大桥——六冲河大桥。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沿途穿越古老的街道村落,农民赶着牛前往田间,老人在木板房前抽着旱烟。这里仿佛一汪无波古井,而我和小飞则是另类的存在,伴随着引擎轰鸣穿梭其中,如同针尖划过水面,而后又回归寂静,不留痕迹。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下午5点半,疲惫的我终于抵达了观音洞镇的金东村,六冲河大桥横跨在眼前。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六冲河是织金县与黔西县的界河,乌江的北支流。今天拍摄的三座大桥正好分别横跨乌江北支流(六冲河)、南支流(三岔河)和干流(鸭池河),堪称收获满满。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六冲河大桥竣工于2013年,桥面距离下方河谷水面336米。在当时是世界第二高的斜拉桥,之后在短短的三年内被北盘江大桥、鸭池河大桥与六广河大桥超越。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与其他大桥两头大多为隧道不同,六冲河特大桥全长1508米,周围要空旷许多。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从无人机的视角,能看到黔织高速在这里划了一道优美的S型曲线,这是属于工程师们的艺术,充分展现着高速公路的延伸之美。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经过3天的摸索、练习,我对于无人机的使用和拍摄已经基本上熟练了。就好像开车一般,从最初的心惊胆战、谨慎生涩到现在的得心应手,除了多加练习积累经验,别无它法。

随着无人机的平安降落,我完成了此次特大桥巡礼的所有8座桥梁的拍摄。人、车、器材都安然无恙,同时积累了大量的无人机使用经验,留下了许多影像资料。相比之下,糟糕的天气也不算什么了。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平安地完成了任务,我终于放下了心头大石。返回高速,向今天的住处织金县驶去。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随着我拍摄任务的结束,雨也开始纷纷落下。我一向引以为傲的旅行运并没有在此行中伴随着我,还是那句话,一切随缘吧。

四天紧张的拍摄,精神和肉体都已经接近极限,明天就是回家的日子了。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贵州特大桥巡礼(五)

旅途完成,全程总结与特大桥环线攻略

待续


《云游记》贵州特大桥巡礼(四)——乌江源头,三条河与三座桥

【云游记】2019旅行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