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健康
匪夷所思!商业是最大的慈善——经济学视野里的精准扶贫
发布时间:2019-10-21
 

今天,小编为大家分享一个认知观点——商业是最大的慈善。

这个观点特别不好讲,因为至今小编也没有get到薛兆丰在这个观点上的核心内核。

简单的讲,慈善和商业存在很大差异,至少在小编没有看到薛兆丰经济学讲义之前,没有把两者联系在一起。而且,商业是双向的,为了获取利益的,慈善是单向的,不以获取为目的。




小编把讲义里慈善和商业的区别作张图,方便大家学习理解:


   



                       

缺乏反馈机制是做慈善难见成效的核心问题。和商业里人们能根据市场的销量来调整自己的产品、营销策略、财务投入等反馈机制不一样,慈善行为很难建立一个有限的反馈机制。

很多慈善机构在投入了大量资源之后,并没有得到积极的反馈,搞不清楚这些资源有没有用对地方,要不要调整慈善投入的方向、策略、以及代理人的问题。

很有可能把资源投入到了一些非常难起效果的领域,比如说只是单纯的给贫困人口发放生活补贴,人们为了多拿补贴,多生孩子、虚报人口等等,导致贫困人口越来越多,贫困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

而商业通过市场的调解,可以形成一个快速高效的反馈机制,会不断优化资源的投入和产出,人们从事商业的积极性被不断的刺激,始终保持高昂状态。




慈善机构通常是采用委托代理的方式扶贫。那么一个并不盈利的慈善工程,受托人不可能像商业项目那样取得收益,他的积极性和责任心都会大打折扣。责任心不强的受托人做慈善就不会把效果摆在第一位,慈善行为难见成效也就不难预见了。





所托非人的问题跟委托代理的方式有相同之处,但是在认知层面上更深刻,在许多时候慈善受托人就是当地政府,而很多地方的贫困恰恰是当地政府造成的,那么慈善的效果难见成效也就显而易见了。





懒汉效应是比较容易理解的。因为慈善行为让人们不需要劳动就能获取收入,自然贫困的人们会产生依赖,只会拿着钱去消费,不会拿着钱去改善生产。因为,如果有从事生产的积极性,当地的人也会想方设法筹措资金从事生产的,也不至于一直贫困了。





以上内容是对薛兆丰讲义的解读,也是小编从效率的角度对慈善进行的解读,其中很多理解限于个人水平有限不能领会核心要旨也在所难免。

小编也讲一讲自己对商业是最大的慈善的理解,近段时间,小编一直在思考如何在家乡创业,家乡如今是劳务输出大省,青壮年都在外省务工,本地的常驻人口不多,想要做投资少,收益高的创业项目很难有市场。但是本地又有丰富的水果资源,如果打通贸易销路,当地人能够创收,那么果农脱贫是必然,水果贸易能带动周边商业的发展,当地人创收脱贫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但是,想要形成上面的设想,有几个前提条件:

  1. 果园规模要上的去;

  2. 果农具备专业知识,果园管理要现代化;

  3. 交通运输的成本要降低;

  4. 销路要有保证;

那么慈善扶贫的政策需要对症下药,果园要成规模就需要大面积承包土地,这个承包费用就是可以是扶贫贷款;果农的专业知识和管理知识,政府和慈善机构可以开办相关培训;交通运输成本,可以与商业快递、邮政等快递行业签订扶贫合同,即推广了商业快递又降低了运输成本;销路保证更是政策加市场导向共同发力的节点,可以通过农展会、自媒体、公益广告等渠道推广产品,同时可以与大型市场签订供货协议,只要有政府背书和慈善机构的宣传推广,必然能在销路拓展上有所作为。


上面的例子里可以看到,想要正真脱贫致富,通过构筑贸易平台、产品推广、产品生产是资源利用最充分的方式,也是效率最高的方式,所能带到的人群也最多。因此,可以说商业是最大的慈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