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健康
【小说】寂灭
发布时间:2019-09-09
 

寂灭


 林从家里出来,才觉外面天气阴沉,萧索万分。她迟疑着走向公交车站,在车站来回徘徊了许久,心里涌起很多事,不自觉又落下泪来。

 

这是她生病出院的第三天。

第一天, 她卧床在家,晚上,七点多,她见外出吃饭的人还未回,便在微信上问了一声:你们回来了么,我饿了。结果近八点回来,只见一张怒气冲冲的脸冲她叫:你催什么催?!

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多,她还是饿了,便说,能不能把昨夜打包回来的菜热一下,我和女儿可以吃个中饭。三遍之后,只见怒冲冲的人把剩菜热了怒冲冲地冲她叫:吃吧吃吧吃吧!

第三天,她实在见不了家中地上的脏,便下床去扫地,但身子未好,没动几下,腰极酸,便说了一句,我得在沙发上坐一下。又对厨房里烧水的人说了一句,这几天做家务,很是琐碎吧,很多事看着好像没什么,其实做下来,一晃时间就过去了,没有了,也就没有完全属于自己的时间了。

厨房的人听见了,突然破口:你一大早唠叨什么?天天这样唠叨你不觉得烦啊。言语卒不及防地连番甩过来,林一下子怔住了,她何尝在这几天说过任何?心里难过,一时悲上心头,跑回房间大哭。

可是哭了有什么用,这样嚎天大哭,连隔壁邻居都听见了,她哭了很久,也没见他过来说什么只言片语,更没什么安慰。是了,这是常态,每次她委屈哭泣,最后收拾眼泪的,还是只有她自己,他一惯晾她在一旁,自伤自悲,从不会过问。而她,只是想要他的一丝疼惜啊。即使过来抱抱她也好。

 

有一辆公交进站,林上了车。出门时决绝,除了一张交通卡和一部手机,什么都没带。

公交站线很长,五十多站,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向何方。路上掠过乡景,突然又悲从心来,止不住地想家,那个有亲人关心爱护的家。这么多年,只身在上海,数年过去,最大的感受不过是——只有有血缘关系的,才是真正的亲人,即使远在千里外,还是担心你是不是病了,饿了,冷了,委屈了。而枕边的那个人,不过当你具行走的木头罢了。

 

是了,木头。

她也不只一次想与他交流,有时会问,你为什么喜欢这首歌。他只是冷冷扔过来一句,我不想你问,我也不想和你说什么。。。。

几次下来,两个人的日子,只剩下表面的浮皮潦草,只能谈些这部戏这个演员或这个节目而已。

 

灵魂永远是孤寂的。

幸好她从不亏欠自己的精神,养花,看书,听歌,看电影,她的精神世界依然丰富。

只不过在山之巅,即使繁花似锦,四顾只有自己,这样的寂,是无边的灰,和暗。

 

在公交车上一个姿势坐得久了,林忽觉双膝疼痛异常,心里想着坏了,这是要落下病了。可是在这个偌大的上海,又有谁关心呢。

 

公交车颠簸了二个多小时,终于到了终点站。林下了车,漫无地走了几步,实在无处可去。

离家四个小时,家里的人没有甚至一个短信过来问。走的时候,女儿在作业。

 

林在终点车站茫然地转了几圈。最后只得踏上回程的公交。

出来时颗米未吃,滴水未沾。此刻已然觉得口渴。

冬季的天,暗得早,不过下午四五点光景,车窗外的夜色便浓厚起来。

 

她也一度以为他是个不会表达性情冷淡的人。

直至家里来了一条狗。

每天下班到家,他都会和狗玩上很久,跟它讲话,陪它玩耍。而他这份心,她从未在女儿或自己身上看到过。

 

直到这条狗把家里的人咬了遍,她坚决要舍弃的时候,他跳出来处处维护,言辞偏袒,两个活生生的人,似乎该当被咬,该当成为它的玩偶,而她要丢弃这份隐患,便是毫无责任。

于是她的花草都遭了秧,原本寄托了她希望的花草,被啃叶成光杆,盆土被翻掉,她一忍再忍无法忍的时候让他把狗带走。

他也答应的信誓旦旦,但一周过去,二周过去,狗还在,再提,他便翻了脸。

是了,这是他的惯常,承诺很快,兑现很难。

有时她不自觉地苍凉:自己连条狗都不如。

 

此刻在公交上,暮色四起,车上人走人来,熙熙攘攘,邻座的女子给丈夫电话,语音愉悦,备受关爱。这个女子,明显与她同站下车,不同的是,有人来车站接她而她孤身踯躅而已。

 

这么多年,在这繁华世界,从没有人问过她真正要什么,想什么。有时随手丢你一筐苹果你不接受他还不高兴——而你不过只是想要一根香蕉啊。

                                                                       

不过是不在意罢了。不在意,便不会关心你所思所想所要。

 

车行半路,女儿打来电话。而她想要的,不过是他的一言半语,好让她觉得,他还是在意她的,可是几个电话,都是女儿来问,他就是这么吝啬,不肯与她片言只语。挂了电话,心里翻江倒海地难过。

她这么在意,不过换回他的轻漫而已。

 

结婚十数年,她时刻感觉,自己非他所要,有时她气急,也会苦叫,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可是呢,总也走不了。

不过是她的一丝眷恋和隐约幻想牵着。

 

她不过外强中干地维护着她的自尊。她叫,她喊,也不过如蒙克的《呐喊》,无人听见。她也想小鸟依人,柔弱似水,受人疼爱,不必事事要强事事操心。

可是终究活在每日的嘶喊里,无声枯萎。

 

再过几年,她便知天命了。还有他路可走么?

如同某部剧里某一权势对某抗争的才俊公子所言:你无路可走。他的背后,不止止可玉碎的他,还有他的父母,他心爱的人。这些人,最后成了他的软肋。

他终得妥协。

 

而她,不过是向生活妥协。

她一早便看到自己的归宿,不过寂灭而已。




某一刻我想念着你

闭上眼睛,遗弃结局

我只是你指尖的一只蝴蝶

你轻轻地揉碎了我

那一刻,你才会感觉快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