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电脑
【拓展栏目“先秦诸子与科技”】之四:大巧非因力
发布时间:2019-08-12
 

大发明家鲁班的逸闻,早在《墨子》里就有记载。其《鲁问》篇云:“公输子削竹木以为鹊,成而飞之,三日不下,公输子自以为至巧。子墨子谓公输子曰:‘子之为鹊也,不如翟之为辖,须臾刘三寸之木,而任五十石之重。故所为功,利于人谓之巧,不利于人谓之拙。’”鲁班,姓公输,名班,春秋时鲁国巧匠,墨子的弟子尊称他为“公输子”。墨翟,也是鲁国人,他的弟子尊称他为“子墨子”,可译为“老师墨先生”。鲁班用竹、木做了一只喜鹊,可不落地在空中飞翔三天。他自以为是天下之最巧,便跑到墨子跟前去显摆。不料,墨子却奚落道:“您这个玩意儿不如车辖,费时不说,还不实用。利于人的才是巧,不利于人的就是拙。”

 

  后来,《韩非子》改写了这个故事:“墨子为木鸢,三年而成,蜚一日而败。弟子曰:‘先生之巧,至能使木鸢飞。’墨子曰:‘吾不如为车輗者巧也,用咫尺之木,不费一朝之事,而引三十石之任,致远力多,久于岁数。今我为鸢,三年成,蜚一日而败。’惠子闻之曰:‘墨子大巧,巧为輗,拙为鸢。’”公输子造竹木之鹊,墨子制木鸢,或许都不是历史的原貌,但至少能够说明先秦的中国人已开始了对飞行器的研究。相比古埃及阿比杜斯城塞蒂神庙横梁上飞机图像的匪夷所思,春秋时有飞一日或三日的小型飞行器并非不可能。

 

  墨家在自然科学领域的成就,更突出地表现在时空观、数学、力学、光学等方面。

 

  《墨子·经上》云:“日中,正南也。”太阳方位的时空变化,对于人类的某些自然科学领域和经济领域有很大影响。太阳运动到当地的正南方,就是“日上中天”,也正是惠子认为的“方中方睨”之时。《经上》又云:“久,弥异时也。”即《庄子》“有长而无本剽者,宙也”之意。宙或久,有长度而不见本末,涵盖了所有不同的时间(古、今、旦、暮)。

 

  《经上》又云:“圜,一中同长也。”所有通过圆心引到圆周上的直线都具有相同的长度。这和现代数学给“圆”的定义(在一个平面内,一动点以一定点为中心,以一定长度为距离旋转一周所形成的封闭曲线)差不多。

 

  杠杆的利用,在春秋战国时期已司空见惯,如《庄子》中“凿木为机,后重前轻”“一日浸百畦,用力甚寡而见功多”的桔槔。《墨子·经说下》则从科学的角度分析了杠杆平衡的有关问题。它指出杠杆的平衡不但取决于加在两端的重量,还与“本”(重臂)、“标”(力臂)的长短有关,进而得出了“长重者下,短轻者上”的结论,这是有关力和力矩概念的总结。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