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电脑
大学毕业那年,父亲重重的摔了一跤,却为我赢得了久违的工作
发布时间:2020-02-14
 
大学毕业那年,父亲重重的摔了一跤,却为我赢得了久违的工作

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父亲在这个家庭到底有什么作用,在上大学以前,父亲在我心中一直是这样的印象,木讷、臭脾气、不苟言笑、懒。

很长时间我都在怀疑母亲为什么会嫁给他,不管是图财还是图人,我相信都说不过去。家里的大事小情从没见过父亲拿主意,他也很少参与,都是母亲一个人在操持着。

可以说在我家,有什么事情只有在最后才会想到父亲,似乎这个人可有可无。

父亲的人缘也不好,经常与别人发生矛盾,母亲倒是常常为他辩护,“你爸这个人心眼儿不坏,就是嘴太臭,脾气太倔,总是好心办坏事”。

其实我是深有体会,因为印象中父亲从没夸奖过我,不管我取得什么样的好成绩,到了父亲这里就是一句话,“还差得远”。

所以我觉得,每次与父亲的对话都是在拉远着彼此的距离,我与父亲的关系就这样越来越陌生,陌生到无话可说。

大学毕业那年,父亲重重的摔了一跤,却为我赢得了久违的工作

(1)

和父亲关系的冰冷也使我越来越漠视父亲的存在。

高考前夕学校组织了一次家长会。我打电话给母亲,母亲说:“家里有事去不了,让你父亲过去参加吧。

我极其不情愿的在电话里对母亲说“让他来干嘛?他懂什么?你不来就算了,不要让他来”,其实我知道,我是害怕与父亲在一起时的那种尴尬的感觉。

后来在送我上大学的路上,母亲告诉我,那次打电话开了免提,父亲就在旁边,听到我的话后父亲三天没吃东西。

母亲说完我脸上一阵火热,不知为什么,心里对父亲的感觉竟然发生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大学毕业那年,父亲重重的摔了一跤,却为我赢得了久违的工作

(2)

在几年大学期间我从没给父亲打过电话,父亲也没给我打过电话,但是我还是会在和母亲通话的时候捎带着问一下父亲的情况。

一次母亲告诉我,父亲外出打工了。我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这么多年,父亲除了收拾自己那几亩庄稼地就没干过别的,怎么突然就上班打工去了?难道是家里有什么事吗?

在我的追问下母亲告诉了我实情。原来家里的生活很紧张了,我上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父亲借的,现在经常有人来家里催债,父亲只好去外边打工,边供我念书,一边还债。

母亲说完我有些难以置信,在我心里,这完全超出了我对父亲的认知,这使我第二次对父亲的印象有了改变。

大学毕业那年,父亲重重的摔了一跤,却为我赢得了久违的工作

(3)

大学毕业后我回到了家乡,几次求职碰壁让我有些心灰意冷。

母亲整日的开导我,让我不要太心急,其实我知道母亲心里比我还急,但是作为一个家庭妇女,她能有什么好办法呢?

看着母亲为我的工作问题焦虑的睡不着觉,我的心里压力越来越大。

正在我和母亲着急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父亲做出了这件事。

这一天父亲带着我坐长途车去了县城,在一个商场里买了两瓶酒和两条香烟。然后跟我说:“你还记得县城的表叔吗?在一个大公司当领导呢,咱们去找找他看看能不能给安排个工作。”

我随着父亲找到了我的这个表叔家里。表叔对我们的突然来访感觉很意外,毕竟多年没有什么来往,这突然的出现肯定是有什么事。

表叔把我们请进了客厅,还没说话,父亲拿出一根烟递给表叔,还硬给表叔把烟点上了,我看到了表叔脸上露出意外的表情。父亲把我的情况和表叔简单的说了一下,希望能给安排个工作。

表叔听完之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表情略显抱歉地对父亲说:“今年公司效益不好,正在裁员,安排工作的事恐怕得等等,你们先找着,我这边如果有消息了再联系你们好吧。”。

大学毕业那年,父亲重重的摔了一跤,却为我赢得了久违的工作

父亲站了起来,示意我先回去吧。于是我们就和表叔告辞下楼了。

走到楼下的时候表叔追了出来,拎着我们来时给他买的烟和酒,非要让我们拿回去。

这时候父亲做出个惊人的举动,拉着我的手就跑,但是脚底下没站稳一下摔了出去,父亲也不顾摔没摔坏爬起来还接着跑,一直跑出很远才停下来,然后气喘吁吁的对我说:“他收了咱的东西了,不好意思不办事,等着看吧”。

我被父亲的举动惊得半天没回过神,我们找了个地方歇了歇,然后就搭公车回村了。

果然,几天之后表叔来电话了,说工作已经安排好了,可以直接去公司找他报道。

去报道的当天表叔对我说:“你知道为啥给你安排这份工作吗?不是因为你们给我买了烟酒。而是你父亲的态度让我没想到,我从没见过他为了什么事可以这样低三下四,那天他一个跟头摔在了地上,然后奋力地爬起来接着跑,这是我见过的最感人的一幕,你有一个好父亲,努力干吧!”

这一次的事使我对父亲的印象完全转变了,我明白了父亲也像母亲一样爱我,只是这份爱有时候显得有些沉默,但是却可以爆发出惊人的力量,我想这就是父亲这个词的含义吧!

大学毕业那年,父亲重重的摔了一跤,却为我赢得了久违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