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电脑
消失的露天电影
发布时间:2019-07-09
 



   我们今天所处的时代,物质丰富繁盛,科技日新月异,真可谓“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一部手机,几乎涵盖了生活的全部内容:打电话,聊微信,听音乐,看影视,转帐购物,摄影导航,应有尽有,无所不能。时下曾有句戏言称:三天没有老婆没啥,一天离了手机不行。由此可见手机在我们生活中的重要性,成了我们时刻不离的伙伴。

  把记忆的帷幕拉开,将岁月的胶片回放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至八十年代初,那时的农村还很落后,物质生活和文化生活都很匮乏,农村人除了成天盼日的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在土地上劳作外,唯一的文化享受就是一年难得一见的露天电影了。那时的乡镇一级府机构叫人民公社,公社以下称大队,大队以下叫生产队。每年巧家县电影放映队的人都要携带相关设备及影片到各公社巡回放映,一年一至二次,每个大队一场,要是时间允许,人口较多且相对集中的几个生产队也会放映一场,场地几乎都选在各地的小学操场上。

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特色,电影所反映的生活也就打上了深深的时代烙印。那时候的电影主要是国产片,有现代革命京剧样板戏,如《红灯记》、《沙家浜》、《白毛女》、《红色娘子军》等,也有反映阶级斗争和生产建设的,如《青松岭》、《丰收之后》、《我们村里的年轻人》等,还有取材于神话故事或传说的黄梅戏《天仙配》、《牛郎织女》和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等,更多的则是由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的战斗故事片,如抗战题材的《地道战》、《小兵张嘎》,红军反围剿题材的《闪闪的红星》、解放战争题材的《延河战火》、《南征北战》、《钢铁战士》等。也有一些外国影片,都是同志加兄弟的社会主义国家的东西,如苏联老大哥的《列宁在十月》,朝鲜的《鲜花盛开的村庄》、阿尔巴尼亚的《宁死不屈》、南斯拉夫的《桥》等。资本主义的影片是大毒草,会对人民群造成毒害,那时是绝对不能有,也绝对不能放的东西。当时还流行着几句顺口溜,对电影作了极好的概括:中国电影新闻简报,越南电影飞机大炮,朝鲜电影又哭又笑,阿尔巴尼亚电影莫名其妙。

只要放电影的消息经人们一传十、十传百的传开,无论大人小孩都兴高采烈,奔走相告。就连平时比较严肃的队长也十分理解人们渴望看电影的急迫心情,太阳稍微偏西就下令放工了,各家大人赶忙扛着锄头往家赶,有的煮饭,有的喂猪,太阳刚落山就收拾妥当。于是,家家户户,倾巢而出,扶老携幼,欢天喜地的从四面八方向放电影的地方出发了。我们新寨的放映点在新寨小学,位于中坝生产队上端,周围十多个生产队的孩子都到这里读书,看电影的人也自然是这十多个生产队的人。近的提着凳子,远的轻装上阵,但无论远近,都几乎都不会忘记一件事:因山路狭窄,特別是我们的必经之路朱家岩上,白天尚不好走,夜晚更是难行,所以照明问题必须准备充分,有电筒的自然带上,没电筒就带上一把黄篾当火把,以保证归来的人身安全。

离小学还有一两里地,就能听到喇叭里传来响亮的革命歌曲,接近小学时,一台小型发电机“突、突、突”的急促吼声传入耳鼓,靠教室那边的篮球架和上面的一棵白杨树之间,挂着一块白色大银幕。稍大的孩子们在操场上追逐嘻闹着,如同过年一般高兴;大人们有的在操场中支好板凳,坐在一起摆龙门阵,天南地北,侃侃而谈;没板凳的赶紧在操场上面的石坎上找个有利位置,把身上的毡褂脱下来,三两人坐在一起,裹上一支叶子烟,叭嗒叭嗒的吸着,神情悠闲;年轻的俊男倩女则换上了干净整洁的衣服,走来串去,面带笑容,两眼放光,伺机找寻着那个心仪之人。


   不知不觉中,老天爷那只无形的大手悄悄把夜幕一拉,天色就慢慢黑了下来,吊在课桌旁那根竹杆上的电灯亮了,大队干部和小学老师围坐在电影机旁的最佳位置,大家立即安静下来,等待着放电影。只见放映员拿起话筒“噗噗”的用力吹了两口,喇叭里也传来“噗噗”的回声,证明音响连接正常。随即客气的说道:“请大家安静一下,今天晚上为大家放映两部影片,一部是《梁山伯与祝英台》,一部是《闪闪的红星》。首先,大队支部书记要对大家讲几句,请大家认真的听,过后我们就开始放映了。”接着,支部书记理直气壮的接过话筒,照例“噗噗”的吹两下后,拿腔作调的讲了起来,各生产队要安排好劳动生产啦,积极上交公余粮啦,国家要实行计划生育了,妇女要安环啦。大家都巴不得他早点讲完,哪有心思听他扯那么多呀。还好,支部书记不是个长舌妇,拉拉杂杂说了十多分钟后,就把话筒放下了。

这时,一束耀眼的白光从放映机镜头射出,人们像打了鸡血似的兴奋起来,前面的几个纷纷把手伸在光束里,做着各种怪动作,银幕上影子被放大后,奇形怪状,引人发笑。先放的是《梁山伯与祝英台》,大人们边看边议论:唉呀,这梁山伯咋个那么憨呢,与祝英台在一起三年了,他当真都认不出是女的吗?他两个那么好,不会一起去茅斯(厕所)头撒泡尿就认出来了吗?有的又说道:我看祝英台也不尖(聪明的意思),一个员外的姑娘,马公子家那么有钱还不嫁,非要嫁给梁山伯,他家啥子都没得,这是整啥子名堂。我们小孩子呢,就听梁山伯和祝英台两个咿咿呀呀的唱,你唱一段,我又唱一段,一点不坎切(干脆、果断之意),一句话拉长半天还没完,看不起兴趣,昏昏欲睡的,好不容易熬到第一部放完。

终于等来第二部放映了,伴随着激情昂扬的乐曲声“档、当、挡挡挡挡、档当挡”响起,一颗镶嵌着“八一”两字的大红五角星在银幕上光芒四射,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电影制片厂的标志,“闪闪的红星”五个红色大字随即出现,人们欢呼雀跃,这可是大家最喜欢看的战斗故事片了。别看那时的农村人文化素质普遍不高,可思想觉悟都一致好,再加上那个时代的电影角色塑造简单化,好人坏人一看便知,人们看电影时的阶级立场也爱憎分明,情绪也很容易受人物的遭遇影响。当潘冬子的妈妈被反动派抓住烧死时,潘冬子哭了,看电影的很多人也哭了,妇女儿童流下的泪特别多。当胡汉三被抓住,戴上一个尖尖帽斗争时,人们就喜笑颜开,拍手叫好。更有一对搞笑的父子,老的有点耳聋,没听清楚潘冬子这名,就对旁人说:这个潘聋子丧德(可怜)了,妈都没得了。小的有点口吃,听他老爹这么一说,马上大声的纠正道:人家叫潘疯子们潘聋子,你才聋子唷。引得周围的人大笑不止,充满了快乐的空气。

  电影放完,月落星稀,大家约上同路人,打着电筒,举着火把,顺着来时的山路边走边谈,快乐而满足的归去。今夜心情极好,定会睡得踏实,做个好梦。

      流年似水,往事如烟。随着电视的普及,影碟的出现,手机和网络的发展,露天电影走完了属于它特有的那段历程,消失在人们的生活中。当我们沉浸在科技发展带来的便利生活享受时,别忘了那份曾经的过往和拥有。优胜劣汰,自然法则,消失的也许落后,同样也十分珍贵。农村露天电影,心中不灭的记忆!


作者简介:杨其彪,新寨田上人,中学语文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