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电脑
捕鱼电玩游戏;打鱼职业的
发布时间:2019-11-30
 

捕鱼打鱼游戏电玩欢迎您

魏叔玑是想早点去找魏老头,可是就算她已经在这个国公府里逛了几遍,每次在这里走着,她还是会觉得有些头晕,完全不能分清楚方向,忍不住抱怨着:“没事把府里面弄这么干吗?”话说她不是路痴啊,怎么到了初唐,就变得完全辨不清方向了呢?这会儿,她就只能指望顺娘了。

顺娘见魏叔玑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就什么都明白了,不过也没放在心上,微微笑了笑,刮了刮魏叔玑的小鼻子,打趣道:“小娘子,您怎么不自己在前带路呢?”

“顺娘。。。”魏叔玑难得的想要撒娇,超想跺跺脚,不厚道啊,什么时候一向老实的顺娘都变得这么不厚道了呢?这么就这么打趣自己了呢?

见魏叔玑被自己逗弄的快要恼羞成怒,顺娘这才住嘴,乐呵呵的牵着魏叔玑的手去往魏老头呆的地方。

边走,顺娘边跟魏叔玑介绍着,“自从魏老头被阿郎救了之后,就一直跟着阿郎,等他年纪渐大了,就自请做了门房。魏老头也是个苦命的,因为魏老头是为了逃避战乱出来的,亲人都不在了,后来跟了阿郎,在别人的介绍下成了亲生了儿子,按理说这日子应该好过了,只是他的娘子生完孩子没过多久就得了重病,拖了一年不到,就那么去了,他就成了鳏夫。后来也有人来给他说亲,他担心后娘对儿子不好,就愣是死活不肯再娶,这么些年就一个人带着孩子过活。阿郎体恤他,就在府里外院靠着门房的地方拨了一个小院子给他和他的儿子。这会儿魏老头要么在门房要么就在他自己家里。不过咱们府里很少有人来访,现在这会儿自然是不会有人在明知阿郎和几位郎君都不在家的时候来拜访了。估计魏老头应该是在自己的家里。我们就去他家找他吧。他家离府里的大门不远,平时大门都是关闭着的,如果有人喊们的话,在他家里自然就能听到的。”

魏叔玑仔细的听着,心里对魏老头又满意了些,清楚知道自己的定位,不越矩,对魏府忠心耿耿又做了多年的贡献。这样的人自然的够聪明的。至于到底精明到什么地步,她就不强求了。毕竟中国人一直都喜欢跟风,家具这东西根本就不复杂,稍微有点本事的木工就可以模仿,做家具的生意肯定不会长久。有魏老头稍微照看一阵子,他们小赚了些钱,自然就可以放手了。

说话间,她们就到了顺娘所说的小院。的确,魏老头正在小院子里面全神贯注的做着木工活。魏叔玑悄悄的打量了一下这个院子,地面上已经摆放了一些木料。

“魏老头,我们来看看小娘子所说的家具你做的怎么样了。”顺娘咳嗽了一声,大声唤了魏老头一声。

原本正在专心致志做着活的魏老头闻言一惊,抬起头来就看到顺娘和魏叔玑进了院子。不过一会儿,魏老头就回过神来,停下手中的活,朝魏叔玑行了礼,“小娘子,您怎么来啦?”

魏叔玑没有说什么,很平静的等魏老头行了礼,话说第一次见到比你年纪大那么多、跟你爷爷奶奶差不多大的老人向你行礼,你可能会觉得不安,但是次数一多,就完全淡定了。最起码,咱也要入乡随俗吧。

顺娘笑了笑,帮着魏叔玑回答了,“魏老头,还不是小娘子想早点见到那些家具吗?她不放心,就想过来看看你什么时候能做好。对了,魏老头,你做的怎么样啦?”

魏老头沉吟了一会儿,“小娘子,某已经有一些头绪了,只是还有些地方不大清楚。正好某想着过会儿去托人进内院问小娘子问一下呢。”

魏府的仆从不多,但也遵从着一般权贵人家的规矩,府里内外院区分的很严格,外院的男仆无事是不允许他们进入内院的。

“那魏叔,你还有哪些地方不大明白的?”魏叔玑有点好奇了,她还真想知道就凭她的言语描述,魏老头能把床、桌椅啥的做到什么地步。

“那个凳子和桌子还好,只要给某足够多的时间,某应该能做出来,但是那个小娘子说的床,某就有点不大能明白了。某之前没有看到过实物,或者是跟它类似的东西,现在一个人做出来肯定会觉得吃力的。当然,最主要的是,某有点想象不出来那个床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这还真是个严重的问题啊。换做是她自己,也不可能就根据别人的简单描述,就全靠手做出来什么东西。魏叔玑仔细想了想,半晌才说,“魏叔,奴知道要靠你一个人做出家具确实的强人所难了。要不这样吧,魏叔,趁着奴在这边,奴可以先帮你做出一个床的模型出来。等模型做出来了,你就可以找些人来帮你做了。”

“模型?那是什么啊?”话音刚落,顺娘就一脸莫名其妙的开口询问了,就连魏老头也是不大明白的样子。

见顺娘和魏老头这个反应,魏叔玑就知道要糟,额,她又忘了这是在古代啊,古代。魏叔玑无奈的暗地里犯了个白眼,模型还好,还可以慢慢解释,要是自己说漏了嘴,不小心说了什么根本就无法解释的词,她就更无法解释了。“模型啊,模型就是把一个实际的东西缩小了。比如,像我们府里,就可以按照比例,做出一个缩小了很多倍的模型。魏叔,做出模型的话,再做大一些的家具,不是就更加有数了吗?”

顺娘和魏叔玑闻言,俱是眼前一亮,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彼此眼中的震惊。不过,转眼间,就变成了由衷的欣喜。他们家的小娘子才6岁啊,就知道了一些他们这些大人都没想过的东西,这也太聪明了吧。魏老头还好,只是想着,魏叔玑是他们阿郎捧在手心的珍宝,小娘子早熟的很,想来阿郎知道了也会高兴的。是的,他决定等会等阿郎回来了,就找机会把小姐这件事告诉老爷。

至于顺娘,她内心的想法就复杂了很多,她是娘子的陪嫁,自从那种生下小娘子以后,自己就一直呆在她的身边。几个月前的小娘子还有些贪玩,会朝自己撒娇啥的,但是上个月小娘子得了伤寒,病好了之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懂事了不少,还时不时的有了不少新奇的想法。这样很好,可是为什么她会觉得多多少少有些失落了呢?好像这个孩子就不再是那个全心依靠自己的小娘子了呢?

魏叔玑自然是不知道顺娘和魏老头的想法的,她只见到他们俩听完自己关于模型的解释之后,就变得有些过分安静。难道就这一个词就吓到他们了?不应该这么不经吓啊。魏叔玑颇有些无奈的开口唤了声,“魏叔,顺娘,你们这是怎么了?”

“没事,某是在想怎么能做出小娘子刚才说出的模型。”魏老头回过神来,一本正经的回答着。说着,就埋首木工活之中了。既然小娘子在说要自己尽快做出来她所要的家具啥的,他自然得魏叔玑不大相信,有些怀疑的看了他一眼。但也没说什么,反而不顾顺娘的阻拦,走到了魏老头的面前蹲着,看着他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