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成语
达吉斯坦帮是如何成为“俄罗斯不可触犯的阶层”的?
发布时间:2019-12-02
 

说到达吉斯坦帮,这个在俄国已然成为了政治、经济、军事上均有所涉及的庞然大物之前,还得先从达吉斯坦这个地方、以及达吉斯坦是怎么跟普京打上交道说起。

达吉斯坦,位于俄罗斯北高加索地区,西面是已经为人所熟知的车臣,南面是阿塞拜疆,西南侧与格鲁吉亚接壤,东面是“浩瀚”的里海。自古以来,这里就没多少太平日子。

达吉斯坦帮是如何成为“俄罗斯不可触犯的阶层”的?

前奏

这片地方在18世纪就已经被沙皇俄国吞并,但是因为原住民们顽强的抵抗,直到19世纪,沙皇俄国才算是真正的掌控了这片土地。而在漫长的高加索战争期间,不管是充当沙俄侵略先锋军的哥萨克们还是以车臣人、印古什人、达吉斯坦人为代表的游击武装一直在互相学习,特别是哥萨克对高加索人的学习,直接造成了西欧国家居民对于俄罗斯人都是野人的刻板印象。

到了1864年,北高加索抵抗力量的最后一任领袖被俘虏,随之被送往圣彼得堡安置,同时沙皇也给了他贵族的头衔。在这位领袖前往圣彼得堡的过程中,他惊奇的发现这个世界是如此的广阔,也由此改变了他的看法。在临终前他给他的儿子们留下了“永远不要与俄罗斯为敌”的遗言。他的儿子们也由此分为了两个阵营,其中一部分进入沙俄军队成为军官,而另一部分前往土耳其继续与沙俄战斗。而这也就为后来的车臣内战埋下了伏笔。

车臣战争

即使是沙俄征服了这片土地,但是这片土地仍然保持了原来的社会关系,即使是在苏联时期,这一片地区的控制力度依然较为薄弱。

在苏联解体后,在达吉斯坦为数不多的工厂几乎全部倒闭,而迁移过来的居民的大多数也回到了俄罗斯,初步建立的社会体系已然崩塌,取而代之的就是这片土地上与生俱来的混乱。而就在这片混乱之中,达吉斯坦人们依据各自的社会关系开始组建民兵武装,一是为了保卫家园,二是为了抢班夺权,建立班底。这也就造成了达吉斯坦的头头们不管是首长还是下面的村长,实际上都是规模不等的武装力量的头头,而且很有意思的是,各民兵武装之间除非发生严重的利益纠纷,否则是绝对不会参与进别人的抢班夺权活动的。

达吉斯坦帮是如何成为“俄罗斯不可触犯的阶层”的?

在车臣势大,俄政府军被打的节节败退的时候,俄政府不得已撤出了车臣地区,退守到达吉斯坦共和国。并且俄政府军在经历了连续十年的颓势后,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可言,所以叶利钦无奈之下又将哥萨克这个群体从历史的尘埃中捡出来,重新使用这个群体来对付车臣,同时有许诺给达吉斯坦以大量的利益,让达吉斯坦民兵动员起来对抗车臣。

达吉斯坦帮是如何成为“俄罗斯不可触犯的阶层”的?

也正是因为叶利钦许诺的利益,达吉斯坦民兵与俄政府军、哥萨克等群体互相帮助,清理达吉斯坦境内已经被车臣策反和占领的村镇,同时还承担起了守卫南部边境线的任务。而在这个时期,达吉斯坦的的局势是否好转已经能够直接决定俄联邦政府的存亡,因为如果北高加索地区彻底失控,俄罗斯就会有面临二次解体的风险。

而达吉斯坦对于车臣叛军也是相当重要的,如果能够拿下达吉斯坦,那么车臣就拥有了一个稳定的对外联络通道,可以跟中亚地区的恐怖分子接头,同时还能够从外部获得补给,以及出售石油、毒品等以获取暴利。所以在达吉斯坦,达吉斯坦民兵和俄官方力量与车臣叛军之间经常爆发惨烈的战斗,但是因为民兵们没有联合起来。形成了各自为战的态势,在对阵车臣叛军精锐的时候经常会大吃苦头。

普京与达吉斯坦间的“友谊”

普京的上台,可以说是临危受命,不过更有可能的是,当时的俄联邦政府已经找不到一个比普京更合适的人来担任总理了,所以在寡头们的直接干预下,普京接掌了俄联邦这个摇摇欲坠的国家。而正因为普京的爱好之一是柔道,还有一个在达吉斯坦具有较大发言权的”师弟“。

并且这个师弟接受了普京的委托,返回达吉斯坦去说服一帮达吉斯坦民兵,让民兵们联合起来一期对付车臣。同时普京还亲自下场,专门跑到达吉斯坦去跟民兵头头们打交道,而打交道的主要方式之一就是喝酒……

也正是因为普京豪爽的风格以及他的人格魅力,普京获得了民兵头头们的信任,也让民兵们摆脱了各自为战、一盘散沙的作风,将民兵们重组成了若干个大兵团。也正是这些民兵,俄联邦挺过了这段艰难的日子,在民兵的配合下成功守住了达吉斯坦,而达吉斯坦民兵们将大量妇女动员起来,为他们输送补给的行为,也鼓舞了俄政府军的士气。

达吉斯坦帮是如何成为“俄罗斯不可触犯的阶层”的?

在1999年开始的第二次车臣战争中,达吉斯坦民兵们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也正是因为民兵们的表率,让俄联邦恢复了战胜车臣的信心,在成功的阻挡了车臣部队对达吉斯坦的进攻后,2000年,达吉斯坦民兵与俄政府军一起攻进了车臣本土,为俄军赢得第二次车臣战争立下了汗马功劳。

也就是在2000年,已经就任总统的普京专门在克里姆林宫设宴,招待那些达吉斯坦民兵头头们,而普京在宴会中挨个讲述每个与会的民兵头头的姓名和功绩的举动感动了那帮头头们,也正是这些铺垫,让达吉斯坦民兵、一直与车臣不对付的印古什民兵、和投靠俄联邦的车臣卡德罗夫家族成为了只效忠于普京个人的“普家军”的班底。而普京也借助着这些忠于自己的民兵,让那些与自己对着干的和只想获得而不想付出的寡头们做了个单项选择题:不是经济就是政治,逼走了几个势力较大的寡头,牢固了普京屁股下的宝座,事情发展到后来,在各种时期出现在俄罗斯的各种反对派无论想出什么办法让普京下台,但终究绕不过该如何对付那些忠于普京的民兵团,所以这些办法就只能成为想法,丝毫没有办法将其实现。

而对于达吉斯坦民兵们对他忠诚的回报,大量达吉斯坦的人被纳入俄联邦政府高层,最高的人都做到了总统办公室主任的位置上,在直属于俄政府的企业中,也有相当的达吉斯坦干部,在商界,也有相当一部分达吉斯坦人成为了新一代的寡头,而其中的代表就是穆罕默多夫。同样在军事上,每年征兵时来自拉吉斯坦的士兵占当地人口比例一直都让其他地区望尘莫及。

达吉斯坦帮是如何成为“俄罗斯不可触犯的阶层”的?

也正因为达吉斯坦帮在俄罗斯内的各行各业都有涉及,并且有普京作为他们的强大“后台”,在俄罗斯社会时常会有针对达吉斯坦帮的非议,但都被轻松化解,由此达吉斯坦帮被俄罗斯社会称之为“不可触犯之阶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