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成语
科幻奇幻|机器人少女的蒸汽朋克恋情
发布时间:2019-10-05
 

序章 黄昏

在首都生活多年后,列夫再一次见到了久违的晚霞。

同灿烂的朝霞不同,西垂的太阳将云朵染红,天际虚弱地堕入黑暗之中。眼下的景色很美,列夫觉得,这应该是当局所谓「腐朽堕落的美学」吧?当地居民每天都在这种不利于心智的环境中生活,不出乱子才怪。

「列夫·铁手中校。我代表马洛斯城最高法院,以及议会全体议员,对你做出如下判决。」年轻的孙亦菲领主清了清嗓子,尽管她神情严肃,却掩盖不了脸上的青涩稚嫩,「你对马洛斯人民犯下了弥天大罪,根据最高法典,我要判处你死刑!」

列夫笑了笑,这种场面他已经见过无数次了,他直视孙亦菲的双眼,轻松地说:「首先,我是当局直辖机构的官员,你们对我没有管辖权。其次,我只是在如实向当局反映马洛斯城的情况,履行自己的职责罢了。你倒是说说,我触犯了那条法规?」

孙亦菲躲避着列夫的目光,站起身对卫兵说道:「立即执行!」

看得出来,年轻的女领主要比自己担负着更多的压力,列夫趁机大声吼道:「你们知道,杀死当局派来的监察委员意味着什么吗?这是叛乱!」

列夫用戴着手铐的双手狠狠砸了一下桌子,身旁的卫兵吓得退后半步,显然,他们还不清楚列夫的身份。

「这就是叛乱!」孙亦菲拔出手枪,单薄的胸脯在制服下紧张地一起一伏,「马洛斯城已经受够了帝国的统治,我们也有享受日光的权利,而不是每天都在黑暗的边缘一点点堕落!」

「所以?你们要转动西格玛之眼?」列夫抓住机会,咄咄逼人地说,「时间已经四百多年没流逝了,你知道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吗?时间只会朝一个方向流逝,到时候,马洛斯城迎来的不是阳光,而是永恒的黑夜!」

虽然嘴上这么说,文献里关于时间和西格玛古神的记述究竟有多少可信性,列夫心里也没底。

「我们别无选择!」孙亦菲声音发抖,似乎快哭出来了,「如果不是帝国政府逼人太甚,我们也不想冒这个险!」

「不要把所有的过错,都归于是当局的政策失误!」列夫知道自己现在占了优势,用给年轻人做思想工作的严厉语气说道,「你们马洛斯城的情况没坏到要孤注一掷的地步,民众们更不会知道什么西格玛之眼。根据我的调查,这些事情都是月湖学院里的一个王教授煽动起来的,你不会不知道吧?」

「王教授是为了救民众于水火之中,才开始研究西格玛古神的。」孙亦菲说道。

「或者说,他是在靠裹挟民意,来推动自己的研究。」列夫得意地说,「学院享受帝国政府的直接财政拨款,他们没必要关心民众是死是活。」

「你的目光是如此狭隘,我为你感到遗憾。」

「但也不能总把目光落在远处,就对脚下的真相视而不见。」列夫说,「我最后劝你们一句,立刻停止跟西格玛之眼有关的一切项目,把王教授交给我们当局来处理。但凡出了什么岔子,这个责任你们是担负不起的——平心而论,你觉得自己有能力带领马洛斯人民,应对一场灾难吗?」

孙亦菲目光游离,往后退了几步。列夫知道,面前这位小姑娘的信心,已经彻底被他击垮了。

「可是……」孙亦菲抬起头,此时的语气已经不再是跟列夫对峙,而是在寻求他的帮助,「民众已经聚集起来了,事已至此,我们不得不做。」

「那就朝他们开枪。你是马洛斯城的领主,不是他们的保姆。」列夫漫不经心地说,「我的自动人偶呢?我要给当局报信。」

说来也怪,每当有人宣称要以法律的名义剥夺列夫的生命时,他总能逃过一劫。

◆ ◆ ◆  ◆ 


自动人偶身穿天蓝色文官制服,洁白的球关节手指在键盘上飞速敲打,看上去好像奢侈品商店橱窗里昂贵的玩具。然而她身下埋藏着上千发霰弹,只要列夫一声令下,她就会置周围所有人于死地。

「……鉴于马洛斯城的紧张局势,希望诸位委员能认真考虑本项提案,并尽快回复。落款不要写我的名字,以马洛斯城监察委员会的名义发出去。」列夫熄灭手上的烟,「这封信需要你亲自送到首都,他们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你一定要带着帝国军队回来,知道吗?」

「遵命,主人。」人偶把信收好,朝列夫毕恭毕敬地行礼,「可一旦我不在,谁来照顾您的生活起居,保卫您的生命安全?」

「马洛斯城领主会保护我的,放心去吧。」列夫说。

「马洛斯城领主是违背当局意志的叛乱分子,对您的生命有极大的威胁,这个答复不能令我满意。」人偶平静地说。

列夫的人偶很聪明,不像其他人偶那样,是一具麻木地行尸走肉。她会揣测别人的心思和周围的局势,但麻烦的是,她总把自己的想法口无遮拦地讲出来。

孙亦菲听了,脸色很难看,列夫摆出严肃地神情,对人偶说:「孙亦菲领主是被叛乱分子蛊惑,现在已经认清了真相,她对当局的忠诚可以保证!」说着,列夫上前一步,小声说,「让他们尽快把军队调过来,就是在救我的命!」

人偶歪着头,一脸疑惑,将信将疑地退下了。

列夫回过头,对孙亦菲说道:「她只是个人偶,说什么你别往心里去。放心,如果当局要调查你,我会给你作证的。」

孙亦菲点点头,不安地问:「谢谢你,可是,如果民众不接受怎么办?」

尽管马洛斯城因为缺少阳光天气寒冷,但她额头上挂满了汗珠。

「你对民众太宽容了。」列夫说道,「现在他们被王教授煽动得忘乎所以,你没法跟他们讲道理。你只管让军队开枪,他们马上就会冷静下来,然后欢天喜地地接受移民法案,把你当成女神来崇拜——民众根本就不是问题,关键是当局会不会接受我的提案。」

◆ ◆ ◆  ◆ 


很久之前,列夫还在委员会任职时,他就提过有关移民的法案,呼吁马洛斯周围的领地开放边境,允许人们去阳光更充足的地方去讨生活。马洛斯根本就不需要那么多人口,所谓的什么威胁边境的「夜魔」也是子虚乌有。而且现在很多领地都在闹罢工,来自马洛斯城的大量廉价劳动力,会给那些无病呻吟的工会狠狠打上一个耳光。

但也就是因为这项提案,列夫触怒了高层,成了保守派里的激进派、强硬派里的温和派。在高层看来,列夫犯了「乡愁的软弱病」,「被情感干扰了判断」。最终列夫被委员会驱逐,来到马洛斯城的监察委员会任职。

列夫本想缓和两方面的冲突,但现在自己左右不是人——在高层眼里,他是偏袒地方的分裂主义者、妥协主义者;在当地人眼里,他是当局的走狗、为虎作伥的压迫者。

无论这次高层是否会接纳列夫的意见,高层都会认为他在跟当局讨价还价,他的政治生涯也就告终了。但这些都无所谓,列夫在政治上已经没了野心,他只希望马洛斯城平平安安,人们能少搞些事情。

这样的话,他就能多抽出些时间,来照顾自己生病的妹妹了。


—未完—


暗城只眼

作者:魔物猎人 kana 酱

限时免费

一个机器人少女恋爱的故事,科幻和奇幻在蒸汽朋克和影射 19 世纪欧洲政局的世界观中找到了契合点。

题目中那个「只」不是错别字(强调)!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阅读《暗城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