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成语
【小说连载】芦苇(10)
发布时间:2019-09-09
 




 芦苇(10)

文丨杨小鱼儿

题记

“关于苇塘,就不只是一种风景,它充满火药的气息和无数英雄的血液的记忆。如果单纯是苇,如果单纯是好看,那就不成为冀中的名胜。”

——孙犁《采蒲台的苇》                     


父亲给我们几个小伙伴讲完了清明会上他和两名八路军战士争取维持会会长刘文基答应为抗战做事的经过,我们都“哈哈哈”地笑,不停地为父亲鼓掌。“原来老地主刘文基还为抗战做过贡献呀,以后看到他可不能再骂他了!”小伙伴大平一本正经的说。父亲也教育我们说:“虽然刘文基现在被管制,可是他为抗战出过力,国家危难时期没当汉奸,我们就不能对他没礼貌,共产党人是实事求是地去评价一个人的。”我们都点点头,以后我们碰到刘文基再也没有嘲笑过他,也不再骂他是“老地主”了。

      “爸爸,栓子伯伯去王秉林家的情况怎么样啊?”我急切地问起了父亲后来的事,他的好朋友栓子是不是也是这么顺利,父亲脸上洋溢着胜利的笑容说:“当然啦,栓子和另外两个八路军去王秉林家是暂时隐蔽,等到清明会后再里应外合偷袭敌人,晚上趁他们不备,干掉押院的鬼子,然后趁着夜色返回老乡家的地道里,就圆满地完成任务啦。”说完这习话后,父亲的双眼望向远方……

       “那天,栓子在认亲的时候虽然没有露出破绽,可是在鬼子突然训话的时候,栓子有点紧张,结巴了,小鬼子就不耐烦了,王秉林一看事情不妙也为了保全自己,极力为栓子辩解,说栓子是他的近亲,而且支持大日本皇军在中国的所做所为,是彻头彻尾的亲日派,这一点肯定没错,这样一来鬼子对栓子他们就彻底放松了警惕。我们早就知道王秉林是铁杆汉奸,清明会在他家搞偷袭就是为了挑拨离间,让鬼子和汉奸互相窝里斗,以此削弱汉奸的实力!让鬼子对王秉林有了不忠诚的认识,然后就会更加相信刘文基会长对大日本皇军的忠诚,这样对刘文基支持我们抗战就有很大的帮助!”

      “清明会那天晚上,我们各自圆满地完成了任务,汇合在堡垒户的地道里,栓子讲了他用弹弓当武器,把驻守在王秉林家院内的两个鬼子射伤后,用鬼子枪上的刺刀把鬼子穿了个透心凉。当时我问栓子:‘盘查得那么严,你是怎么把弹弓带进去的呢?’栓子把嘴贴近我的耳朵,悄悄地说了,我们俩忍不住坏笑起来。原来是栓子把橡皮筋缠在内裤上,把弹弓骑在裤裆里!两个薄泥球藏在皮靴子里脚颌骨的下面!其他的战士见我俩坏笑,就问怎么回事,栓子示意不让我说出来,我就故意趴在那大声说:‘保密!’。队里的老张大哥见我们俩不说,说了句,这俩嘎小子,就出去到地道口放风去了!”

“这次王秉林家的清明会上,鬼子损失了两个日本兵和几个汉奸,他们哪肯罢休呀,王秉林更是恶狠狠地在鬼子面前立下了军令状,一定把栓子和那两个扮成亲戚的八路军战士抓捕,交给皇军处置。他哪里知道,这个承诺到死他也没有实现!”

“爸爸,那个大汉奸王秉林是啥时候被八路军报销的呀?”听父亲说到王秉林到死也没有抓到栓子伯伯,我好奇地问。“啥时候呀,又过了五个多月,我记得是快过八月十五了,对,是八月十三日信安镇大集那天。王秉林这几个月抓不到你栓子伯,鬼子天天也不给他好气受,快过中秋节了,因为玉米和高粱都一人多高,驻守炮楼的鬼子大部分都调到大清河南边去扫荡了,剩下的鬼子不足一个小队,他们除了有大的动静,平时再也不敢出来扰民。因为自从7月份有了青纱帐做掩护,我们县大队打了好几次小鬼子的阻击,鬼子损失严重,而我们县大队不但毫发无损,还缴获了他们不少枪支弹药,鬼子学精灵了,轻易不出来,怕中了八路军的埋伏。他们整天窝在炮楼里,捞不着好处,可他们也想过个肥节,鬼子就又想起了大汉奸王秉林。”

      “这一天,王秉林又被鬼子叫到炮楼里,训斥了一番后,交给了他一个任务,让他中秋节前给炮楼里的鬼子送20只鸡,5只羊,3头猪,还要送两大桶日本清酒,还要10个花姑娘。这可把王秉林愁坏了,前面那些物品还好说,他可以派汉奸去老百姓家里征收,可这10个花姑娘他实在是没地方弄去呀!眼看着中秋节快到了,王秉林连一个花姑娘的影还没弄着呢,这天傍晚,他从鬼子炮楼交货回来,由于弄不到花姑娘,鬼子又把他臭骂了一顿,他心里憋屈,想着这几年给鬼子颠前跑后尽心尽力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缺德事,可不但得不到鬼子重用,还时不时地还要挨顿鬼子的臭骂……想着想着心事,他在街上闲逛,不知不觉来到镇上的酒馆里,就索性要了一盘炒肝尖和一盘溜腰花,一盘羊杂,一盘花生米,两壶老白干,自己就在那郁闷地喝了起来。这时候,正赶上我们区小队有妆成赶集的、有化妆成卖菜的、有化妆成卖煮花生的,大家分别来到集市上寻找战机,瞅个愣子消灭个鬼子,捎上个汉奸。”

“我和栓子,还有老张化妆成村里的菜农来镇里以卖‘八月白’的白菜为掩护。寻找机会杀死哪个走单了的鬼子或者报销哪个经常作恶的汉奸!因为是大集,赶集的人多,好掩护!你们说巧不巧啊,正碰上这个作恶多端的大汉奸王秉林走单了,还喝得半醉半醒,真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呀!多少次我们都想干掉这个狗汉奸,都没有机会呀!”

“天是越来越黑,栓子挑着白菜,去王秉林家附近侦察侦察,看看家丁们的情况,守备得紧不紧,还有几个队员假装回村庄,三三两两随着栓子往王秉林家的大院方向走,因为正是晚饭时间,鬼子和汉奸的巡逻队都吃晚饭去了,我和老张还有几个区小队队员紧盯着王秉林,有个队员故意来到老张的白菜前说:‘老乡,你这白菜都蔫了,5个铜板我包圆了,卖不卖?卖完了快回家去吧,天都黑了!’‘不卖,我娘说让我最少得卖10个铜板呢,5个铜板你也太黑了吧!’,老张故意挑着白菜在小酒馆门前傻里傻气地喊叫:‘这八月白的白菜像雪一样白,肉厚,柔头,多好吃呀,劈下两个菜帮子里面就是新鲜白嫩的菜叶啦!’,说着真的掰下外面的两个菜帮子,这时王秉林从酒馆里喝的稀里糊涂的,听见外面吵吵,就出来看热闹,他看到老张这挑子‘八月白’真是一挑好白菜,就打起了鬼主意,看着老张又是个半傻不苶(nie)的人,就想骗一挑子白菜,占为己有。当年‘八月白’那个品种的白菜,种得不多,因为收成不高还费事得总浇水,天热有时候一烂根,是连种子钱都收不上来,所以那时‘八月白’也是个新鲜物。‘嘿,傻大个,我给你15个铜板,给我送到镇南炮楼子里去孝敬皇军去。’

‘哎呀,大老爷呀,我可不敢去呀!’”

“老张装得吓着了哆嗦起来,还故意尿了裤子,哭咧咧地说:‘我妈在家里还等着我回去给她做饭吃呢!’。‘那好吧,你就跟着我,把菜挑到我家,明天早上再给我送过来一挑子,一起送到炮楼里去!’。说着,他就哼着小曲一溜歪斜地走在前面,我就趁势喊了一声:‘大老爷,我这挑白菜也一起买下吧,我明天也再送一挑来,菜钱嘛,可以给我按半价!’这王秉林一听,更是眉开颜笑,连连说着‘吆西,吆西’,他是在学说日本鬼子的话,就是‘很好’的意思!”爸爸讲到这里,不再往下讲了,反过来问我们几个:“你们说说,那天这个大汉奸王秉林是不是自己找的赶早要去阴曹地府报到呀?”

“肯定,肯定,阎王爷正在鬼门关向他频频招手呢!”我站起来跺了跺脚又伸了个懒腰,欢快地答道。

“虽然王秉林那晚被阎王爷领走了,可是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父亲说到这,看了看我家的小闹钟:“哎呀,都快5点啦,今天就讲到这吧,我要去给队上喂猪啦!有时间再讲,有时间再讲!”

       父亲急急忙忙地去生产队喂猪了,我们几个听到这觉得没过瘾,就来到菜园子里,找到看园的七伯,因为他也是和父亲一起参加的县大队,打过日本鬼子,我们就缠着七伯接着讲八月十三日信安镇大集的晚上,区小队的战士们是怎样把狗汉奸王秉林处决在他家门口的。

七伯给我们每个人摘了一条黄瓜,然后对我们说:“那天啊,我是扮成了卖煮花生的,和你爸爸他们在一起趁着过节大集寻找机会干掉几个鬼子和汉奸,见王秉林喝醉了走单了,他又盯上了装成傻子的老张哥,知道他想占个便宜,用‘八月白’去鬼子那买好,就暗暗地高兴,心想这次可不能再让这个狗汉奸趁机溜了!你爸爸和老张在前面引着王秉林,这时栓子也派人过来示意,告诉我们王秉林家的门口只有两个家丁守着,其余的正在里院吃饭喝酒呢,我们几个就紧走到前面门口,先把家丁报销了,然后两个战士换上家丁的衣服,在门口等着王秉林,其他的赶快撤出镇外,以防万一被鬼子汉奸发觉,就在镇外打接应!”

        “我和大喜换上了家丁的衣服,其他人都撤到镇外去了。没过几分钟,你爸爸和老张哥还有王秉林就到了院门口了,只见老张哥把白菜挑子撂在门口,抽出扁担从王秉林的背后猛砸下去,本来是想砸这个狗汉奸的头,给他个醍醐灌顶,谁知道这个狗汉奸喝得醉了马勺的,脚底下一个趔趄身子一歪,老张这一扁担正打在他左肩上,疼得这个狗汉奸‘哎呀’大叫一声,酒醒了,紧接着这个狗汉奸就大喊‘有八路’,这下还了得呀,只见根树一个箭步冲到王秉林跟前,顶门就是一拳,把这狗汉奸打了个满脸呲花,接着下了这个狗汉奸的王八盒子,院子里的家丁听到王秉林的惨叫声,以为八路军大部队来了吓得就朝天开了几枪。炮楼里的鬼子汉奸听到枪声,立马紧急集合,你爸本来想掐死这个王秉林,现在敌人的枪一响也暴露了,当即就用狗汉奸的王八盒子把这个丢尽了中国人骨气的狗汉奸送上了西天。只听见‘叭’的一声直打在王秉林的天灵盖,送他见了阎王爷。这边枪声一响可惊动了守城门的鬼子汉奸,他们吹着口哨,呜哩哇啦地叫着,街面上立马戒严了,我们四个人是出不了镇了。这时,你爸说了一句:‘快跟我来’,于是就带着我们三个跑进了另一个胡同,来到一个大院,敲开了一个人家的门!”…….……

选自杨小鱼儿《抗日-我的抗日》第三集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责编丨梅   洁

校对丨吕眉洁

制作丨萧协章

更多精彩请点击:

【小说连载】芦苇(1)

【小说连载】芦苇(2)

【小说连载】芦苇(3)

【小说连载】芦苇(4)

【小说连载】芦苇(5)

【小说连载】芦苇(6)

【小说连载】芦苇(7)

【小说连载】芦苇(8)

【小说连载】芦苇(9)

作者简介

杨小鱼儿   廊坊市安次区人,原籍河北霸州,小学英语教师,因病致残,肢体贰级。2015年于《自强文苑》发表《忆秦娥.香山红》、廊坊日报发表散文《太阳的味道》;2017年8月于廊坊日报发表《军人父亲刚刚离去》。


欢迎投稿

  

  《爱传递》以“弘扬爱心、鼓励善行、传递正能量”为宗旨。向残障朋友和社会公众征集传递爱心、自强自立、弘扬正能量的稿件,体裁不限。欢迎踊跃投稿!


详情请点击以下链接收阅↓↓↓

【1】征稿启事

https://mp.weixin.qq.com/s/JdWBFeu73GI9KD_EVMed3A

【2】投稿须知:

https://mp.weixin.qq.com/s/THQewQXQSunEhmOhVu6ccA


编辑部组成 

主编:罗红

主编助理:雍爱勤

副主编:陈欣鸿  

顾问史军昌

编辑雍爱勤  陈欣鸿  杨忠颖

 孙莲英  程丽  黄俏红  吕眉洁  谭纯慧    李素文

原创首发检查:耿朋飞  

校对吕眉洁 (兼)  

平台制作张红杰  萧协章(兼)  张朝青

后勤黄翀  雨婷  

诵读杨洁(主持)  李雪霞  邱永康  杨锋  单红娟  张岳香

颜忠梁  黎琴  卢伟

编辑部外联董传秀  侯美丽

投稿邮箱管理责任人孙莲英(兼)  曹晓霞(兼)

微信作者群管理员:董传秀      陈欣鸿  孙莲英  耿朋飞  侯美丽(皆为兼任)

版块分工

根据版块设置和编辑工作需要,编辑部分工如下:

文学园地子版块:

★小说、故事版:

吕眉洁(版块主持)  李素文

★散文、随笔、杂文、评论:

谭纯慧(版块主持)  黄俏红

单红娟 

★诗歌(现代诗、古典诗词):陈欣鸿(版块主持)  杨忠颖  

★摄影艺术:程丽(版块主持)

★书画:陈欣鸿(兼)



相关阅读